国产ChineseHDXXXX宾馆tube_2021乱码精品1区2区3区_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无vip无广告看电视的软件

第127章 外七篇:云夢 云深一夢,美夢成真

墨香銅臭Ctrl+D 收藏本站

藍忘機回來的時候, 魏無羨已經數到了一千三百多。

“一千三百六十九、一千三百七十、一千三百七十一……”

他一下一下抬著腿,彩色的毽子在他足間翻飛, 沖天而起, 穩穩落下,再飛得更高,悠悠落下,仿佛有一根無形的線連著它, 使得它永遠不會脫離魏無羨身體的某一部分。

同時也有一根無形的線, 緊緊牽著一旁眾多小童的目光。

然后他就聽到魏無羨道:“一千三百七十二、一千三百八十一……”

藍忘機:“……”

在一眾小童憧憬的目光中,魏無羨便這般公然使詐。而這過于龐大的數字已經讓吸著鼻涕的小童們失去了判斷能力, 居然沒有一個人發覺不對。藍忘機就這么眼睜睜看著魏無羨從七十二跳到八十一, 再從八十一跳到九十,正準備進入下一步飛躍時, 魏無羨剛好瞅見他, 目光一亮, 似乎要開口叫他, 一個勁兒沒使準, 那只鮮艷奪目的毽子飛過他頭頂, 往魏無羨身后落去。

他瞥見要失了毽子, 忙向后一踢, 足跟救起了它。這最后一記踢得最高, 伴隨著響亮的一聲“一千六百!”引得一旁的小童們陣陣驚呼, 鉚起勁兒來拼命拍掌。

大局已定,一個小女童尖叫道:“一千六百!他贏了, 你們輸了!”

魏無羨毫不羞愧,安然受之,意氣風發。藍忘機也舉起手,“啪、啪、啪”地拍了幾下。

這時,一名男童咬著手指,眉頭皺成了疙瘩,道:“我覺得……不對。”

魏無羨道:“哪里不對了?”

男童道:“九十后面,怎么就突然成了百?肯定不對。”

一群小童似乎分成了兩撥,一撥明顯已經完全受到了魏無羨的荼毒,哄哄地道:“怎么會,你不要輸了想賴皮。”

魏無羨也理論道:“九十后面怎么就不是百了?你自己數數,九后面是什么?”

男童扳著自己手指費勁地數了半天,道:“……七、八、九、十……”

魏無羨立刻道:“你看,九后面是十,那九十后面,肯定是一百啊。”

男童半信半疑,道:“……是嗎?不是吧??”

魏無羨道:“怎么不是?不信我們隨便找個過路的人問問。”

他四下環顧一圈,一拍大腿道:“哎呀找到了。這位看起來十分可靠的公子,請留步!”

“……”

藍忘機便留步了:“何事。”

魏無羨道:“不知道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

藍忘機道:“無妨。”

于是魏無羨道:“請問,九十后面是幾?”

藍忘機道:“一百。”

魏無羨拱手:“有勞。”

藍忘機頷首:“不客氣。”

魏無羨笑瞇瞇點頭,轉身對那男童道:“你看。”

那男童不大信滿面壞笑的魏無羨,但一看藍忘機,這位公子周身素衣若雪,佩劍墜玉,面容俊美不似真人,恍若仙神,不由自主生出一股敬畏之意,一顆搖擺不定的心立刻被說服了,囁嚅道:“原來是這樣數的嗎……”

眾童嘰嘰喳喳道:“一千六百對三百,是你輸了!”

男童不服氣道:“輸了就輸了。”說著把手里的一串冰糖葫蘆沖魏無羨一遞,大聲道,“你贏了!喏,給你!”

等那群小朋友走開了,魏無羨叼著冰糖葫蘆道:“含光君,你好給我面子啊。”

藍忘機這才走到他身邊,道:“久等了。”

魏無羨搖頭道:“不久,不久,你才離開多大會兒。那毽子我也就踢了三百多下吧。”

藍忘機道:“一千六百。”

魏無羨哈哈笑出了聲,咬下一顆山楂。藍忘機還待說話,忽然唇上一涼,舌間一甜,卻是魏無羨把那串冰糖葫蘆塞到他嘴里了。

看他表情不對,魏無羨道:“你吃甜的嗎?”

藍忘機叼著那串冰糖葫蘆,既不咽,也不吐,沒法說話。魏無羨道:“你不吃甜的,那就給我。”他抓著糖葫蘆的細桿想拿回來,試了幾次,卻抽不回來??礃幼邮撬{忘機用牙齒咬住了。魏無羨莞爾道:“你這到底是吃呢,還是不吃呢?”

藍忘機也咬了一顆山楂,道:“吃。”

魏無羨道:“這就對了,想吃就說嘛。你這人真是從小就是這樣,想要什么,憋在心里,偏偏不說。”

笑了他一陣,兩人信步入鎮。

魏無羨這個人從小逛街便愛玩又貪心,跑得快,且什么都想要??吹絺€小玩意兒,他必要捏捏看,聞到路邊飄來香滋滋的煙味,他也必要弄一點來嘗。藍忘機在他的慫恿下也試了一些以前絕不會碰的小食,魏無羨每次看他吃完,都要問:“怎么樣?怎么樣?”藍忘機有時回答“尚可”,有時回答“很好”,更多的時候回答的是“奇怪”。每當這時,魏無羨就會大笑著搶回來,不給他嘗了。

本來是要找個地方用午飯的,可魏無羨一路從西吃到東,塞了滿肚子,到最后走路都懶懶的,兩人便找了間干凈體面的湯館,坐下來喝湯。

魏無羨筷子夾著蘿卜片邊吃邊玩兒,等他點的蓮藕排骨湯,見藍忘機起身,奇道:“你干什么去?”

藍忘機道:“稍候,立刻便回。”離了一會兒,果然回來了。剛好蓮藕排骨湯也端上來了,魏無羨喝了一口,等伙計走了,悄悄對藍忘機道:“不好喝。”

藍忘機舀了一小勺,淺嘗輒止,道:“不好在何處?”

魏無羨勺子在碗里攪了攪,道:“藕不能選硬的,粉一點好。這家放料不夠大膽,熬得太淺也沒入味。反正沒我師姐熬的好喝。”

他只是隨口說說,本以為藍忘機最多“嗯”的認真聽著,誰知他非但聽得認真,而且還發問:“如何選料為對,如何方能入味。”

魏無羨終于覺察了什么,奇道:“含光君,你不是想給我做蓮藕排骨湯吧?剛才你是去觀摩過程了嗎?”

藍忘機尚未答話,他已經開嘲了:“哈哈含光君,不是我看不起你,就你們家那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做派,還有從小吃那種玩意兒養大的口味,你做出來的東西,肯定看都不能看。”

藍忘機又喝了一口湯,不置可否。魏無羨正等著他接茬兒呢,誰知他竟是穩如泰山,遲遲不接,終于等不及了。

他觍著臉道:“藍湛,你剛才是不是真要給我做飯吃的意思???”

藍忘機竟是很沉得住氣,不說“是”也不說“不是”。

魏無羨有點急了,一下子站了起來,雙手撐在桌角上,道:“你嗯一聲啊。”

藍忘機道:“嗯。”

魏無羨道:“所以到底是不是?好藍湛,我剛才說的都是逗你玩兒的,你真要給我做飯,哪怕是把鍋底燒穿了只剩個坑,我也敢把鍋子吃了給你看。”

“……”

藍忘機道:“不至于。”

魏無羨簡直就差跳到他身上求了:“所以你還做不做?做啊,做啊,含光君,我吃!”

藍忘機不動聲色扶穩了他的腰,道:“儀態。”

魏無羨警告道:“二哥哥,你不能這樣對我。”

藍忘機給他纏得終于穩不下去了,握住他的手道:“已經做過了。”

“???”魏無羨一怔,“已經做過了?什么時候?做的什么?我怎么不記得?”

藍忘機道:“家宴。”

“……”魏無羨道:“那天晚上,我以為你是從彩衣鎮那家湘菜館里買的那一桌,是你親手做的?”

藍忘機道:“嗯。”

魏無羨震驚了。

他道:“那是你做的?云深不知處有廚房這種東西?”

“……自然有。”

“你洗菜切菜?你放油下鍋?你配佐料?”

“嗯。”

“你……你……”

魏無羨震驚到無以復加,最終,一手抓藍忘機衣領,一手撈他脖子,猛地親了一下。

幸好兩人向來都揀最不起眼最幽靜的地方,靠墻而坐。藍忘機摟著他就勢一轉,如此,從外人看,就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以及魏無羨環在他脖子上的一條手臂。

瞧他臉不紅氣不喘的,魏無羨伸手摸了一把,果然觸手滾燙。藍忘機握住他那只不安分的手,警告道:“魏嬰。”

魏無羨道:“這不在你腿上嗎,還喊什么。”

“……”

魏無羨嚴肅地道:“對不起,我剛才太高興了。藍湛,你怎么能干什么都這么厲害?連做飯都這么厲害!”

他夸得誠摯無比,藍忘機從小到大聽過無數贊譽,無數溢美之詞,但從沒有哪句能讓他像現在這樣,要如此辛苦地壓抑嘴角上揚的趨勢,只作淡淡地道:“無甚艱難。”

魏無羨道:“不。很艱難,你是不知道我從小到大進廚房被人轟出來多少次。”

“……”藍忘機道:“你燒穿過鍋底嗎。”

魏無羨道:“就一次。我忘了加水,誰知道鍋里就著火了。你不要這樣看著我,真的就一次。”

藍忘機道:“你往鍋里放了什么東西。”

魏無羨想了想,微笑道:“那么多年前的事,我怎么還能記得那么清楚,莫要再提。”

藍忘機不置可否,但似乎微微挑了一下眉。魏無羨假裝沒注意到他這細微的表情。忽的想起一事,他懊悔地摔手道:“可你怎么不早告訴我那是你做的?傻了我,那天晚上的飯菜都沒動幾口。”

藍忘機道:“無事?;厝ピ僮?。”

魏無羨磨了他這許久,就為這一句,登時眉飛色舞,連那湯也不覺得難喝了。

出了館子,二人逛了一會兒,前方喧囂聲起,許多人正繞著一片擺滿小物件的地,挨個挨個往地上丟一只只小圈子。

魏無羨道:“這個好。”拉了藍忘機,從一旁的攤主手里接過三個圈子,道,“藍湛,你玩兒過丟圈子沒有?”

藍忘機搖搖頭,魏無羨道:“這都沒玩兒過。我告訴你,很簡單的,你拿著這個圈子,退開一段距離,套地上的東西,套中了就是你的。”

藍忘機重復道:“套中了就是我的。”

魏無羨道:“就是這樣。你想要哪個?你要哪個我給你套哪個。”

藍忘機道:“隨意。”

魏無羨手肘搭在他肩頭,拽了一下他的抹額尾巴,道:“含光君這樣敷衍我,有點不給面子哈。”

藍忘機認真地道:“你套中什么,我要什么。”

魏無羨一怔,道:“你這人,大庭廣眾的,怎么這樣?”

藍忘機不解:“怎樣。”

魏無羨:“你撩我。”

藍忘機神色淡定,道:“沒有。”

魏無羨:“你有!好吧,那我給你套……那個,就那個吧!”

他指的是一只擺得遠遠的瓷器大白龜,說著,便往后退了幾步。退到一丈之外,攤主叫了起來,比手勢:“可以了,可以了!”

魏無羨卻道:“不可以,不可以。”

攤主嚷道:“公子,你站太遠了,這樣你丟不中的,到時候不要賴我訛錢??!”

魏無羨道:“我不站遠點,你當心到時候血本無歸??!”

眾人哄笑,都道:“這位公子很有自信哪!”

小小把戲,看似簡單,但地上每件物什之間都有一段距離,其中力道的控制,對常人不可謂不難。但對修行之人而言,實在是不值一提,不退遠點,那還有什么趣味?魏無羨退了老遠,還特地轉了個身背對那攤,旁人哄笑更甚。誰知下一刻,魏無羨掂了掂那圈子,反手一扔,圈子便輕輕松松地落在了那瓷龜的背殼上,剛好套住了它的頭。

攤主與眾人皆是咋舌,魏無羨回頭一看,展顏一笑,對藍忘機揚了揚手上剩下的兩個圈子,道:“要不要試試?”

藍忘機道:“好。”

他走到魏無羨身邊,道:“你要什么。”

街邊小本生意,不會有什么上品好物,皆是做工湊合、遠看不錯的小玩意兒,方才魏無羨套的那只大瓷龜已經算是里面最好看的一樣。魏無羨看了一圈,越看越覺得其實哪個都丑,哪個都不想要,難以抉擇。忽然瞥見一只極丑極丑的小毛驢布偶,已經丑到了讓人一眼掃過去完全無法忽視的地步,喜道:“那個不錯,像小蘋果,來來來,就那個。”

藍忘機點了點頭,比魏無羨又多退了一丈,也是轉身。圈子準確無誤地套中了。

眾人轟聲叫好,拼命拍掌。藍忘機回頭看魏無羨,他哈哈大笑著跳進攤子里,把地上那只小毛驢一把薅了,夾在胳膊底下,拍得最為用力,道:“再來再來!”

藍忘機手上還有一個圈子,他拿在手里,輕且穩地掂了兩下,這一次,半晌才向后一丟,并且立即轉身查看。

他這一下出手,四周一片“哎喲”之聲,原來那圈子飛得歪得厲害,竟是連地攤的邊都沒摸到,卻是不偏不倚,落在魏無羨身上,把他給套住了。

魏無羨先是一愣,隨即忍俊不禁。眾人雖覺可惜,但紛紛開口安慰道:“不錯啦!”“是啊,套中好幾個了。”“很厲害了!”

攤主十分慶幸地翻了個白眼,松了口氣,跳起來豎大拇指:“是啊,太了不起了。公子說的真是大實話,再給您多套幾個,我就血本無歸了!”

魏無羨笑道:“行了,知道你不敢讓我們玩兒了,咱們也玩兒夠了,是也不是?藍湛,走吧走吧。”

攤主喜道:“慢走哎。”

直到兩人并肩而行,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他才忽然想起來:“第三個圈子!他們沒有還給我??!”

魏無羨左手抱龜,右手夾驢,走出一陣了,道:“藍湛,我從前怎么沒發現,你有這么多小心思呢?”

藍忘機從他手里接過那只沉甸甸的大瓷龜,魏無羨把圈子從自己脖子上摘下來,往他頭上一套,道:“你不要假裝聽不懂我在說什么。我知道你是故意的。”

藍忘機單手托著大瓷龜,道:“這個,回去后,擺在哪里。”

魏無羨竟是真被他問倒了。

這只龜又大又沉,工藝著實不怎么地,長得一顆活活笨死的頭,勉強沾個憨態可掬的邊。但魏無羨仔細一看,發現工匠十分不用心,一對綠豆眼似乎還點成了斗雞眼??偠灾?,無論怎么看,都和云深不知處格格不入。該擺在哪里,還真是個問題。

魏無羨想了想,道:“靜室?”

剛說完,立刻連連搖頭,自己否決,道:“靜室里只是適合彈琴焚香,那般檀煙裊裊的清心之所,放這么大一只王八,太難看。”

藍忘機聽他說靜室是“只適合彈琴焚香的清心之所”,看了他一眼,似乎欲言又止。

魏無羨又道:“可要是不放靜室,放到云深不知處別的地方,一定馬上就會被丟出來吧。”

藍忘機默默點頭。

魏無羨憋了半天,終歸是沒好意思說“偷偷放到你叔父房里去吧,不要說是我們干的”,一拍大腿,道:“有了。就放到蘭室吧。”

藍忘機想了想,問:“為何是蘭室。”

魏無羨道:“這你就不懂了吧。放到蘭室,你給思追景儀他們講學的時候,如果被問起,你可以告訴他們,這只大王八是專門為了紀念當年你斬殺屠戮玄武請一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不羈匠師親手定制的。它隱含著極大極深遠的意義,旨在激勵你姑蘇藍氏的子弟瞻仰前輩英姿,奮發向上。雖然屠戮玄武沒了,但后面一定還有殺戮朱雀、暴戮白虎、血戮青龍之類的在等著他們,一定要做出一番超越前人、驚天動地的大事業。”

“……”

“如何?”

半晌,藍忘機道:“很好。”

于是,過了數日,藍思追、藍景儀等人在接受含光君指導時,一抬頭,就會看到一只工藝粗糙、目光呆滯的大瓷龜趴在藍忘機身后的書案上。

而出于某種莫名的震懾,竟也無一人敢問為何它會出現在那里。此為后話不提……

將幾件戰利品收入乾坤袖,二人功成身退。

來之前,魏無羨對藍忘機吹了許久云夢百里蓮湖碧連天的美景,自然要拖著他去游湖。他倒是想弄一條畫舫來驕奢淫逸一把,可找了半天,湖邊只拴著一只極小的木舟,泊在水面,一副仿佛來個人輕輕踩一腳就會沉下水里的弱柳扶風樣,塞兩個大男人似乎有點勉強,可也沒有別的選擇了。

魏無羨道:“你坐這頭,我坐那頭,坐穩了可別亂晃,一個不小心,船就翻了。”

藍忘機道:“無事,落水我救你。”

魏無羨道:“你這話說的,好像我不會游水似的。”

小船擦著碩大肥美的荷花駛過,朵朵都是飽滿的粉色。魏無羨躺在船上,枕著手臂。因為船實在太小了,他兩條腿幾乎就擱在藍忘機身上了。對此種肆無忌憚又毫無禮儀的舉止,藍忘機也沒說什么。

湖風習習,流水靜靜。魏無羨道:“這是荷花開的季節??上徟钸€沒熟,不然就可以再帶你去摘蓮蓬了。”

藍忘機道:“還可以再來。”

魏無羨道:“是!還可以再來。”

隨手搖了幾下槳,魏無羨望著一個地方出神了一陣,道:“以前這一帶有個種蓮蓬的老頭兒,現在好像沒了。”

藍忘機道:“嗯。”

魏無羨道:“我小時候他就很老了,如今都過去十幾年了,要是還沒去世,怕是也老得走不動路、出不了船了。”

他轉過臉,對藍忘機道:“當年在云深不知處我慫恿你去蓮花塢玩兒,就特別想叫你跟我一起到他那里偷蓮蓬的。你知道為什么嗎?”

對魏無羨,藍忘機總是有問必答、有求必應的。他認真地道:“不知道。為什么?”

魏無羨對他眨了一下左眼,笑嘻嘻地道:“因為那老頭兒竹篙打人的功夫厲害得很,打到人身上,比你家的戒尺疼多了。我當時就想,我一定要把藍湛騙過來,讓他也挨這么幾下。”

聞言,藍忘機微微一笑。一湖冷月清輝,都化在他這一笑之中。

剎那間,魏無羨生出一陣目眩神暈之感。不由自主的,那笑意也漾到他臉上來了。

他道:“好吧,我承認……”

天旋地轉間,嘩啦一聲巨響,水花濺起數尺高,小船,翻了。

魏無羨鉆出水面,抹了把臉,道:“才說過坐穩了別亂晃,一不小心船會翻的!”

藍忘機游了過來,魏無羨看他落水還這么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笑得險些咕咚咕咚喝了幾口水:“到底是誰先靠過去的???搞成這樣!”

藍忘機道:“不知道??赡苁俏?。”

魏無羨道:“好吧,也可能是我!”

兩人在水中笑著抓住對方,用力地摟向自己,吻了一下彼此。

唇與唇分開后,魏無羨舉起手,接著剛才的說下去,道:“我承認,我剛才胡說八道的。那時候,我只是單純地想要跟你一起玩兒罷了。”

藍忘機在他腰后一托,魏無羨重新上了船,回頭遞出一手去抓他,道:“所以,你也老實交代吧藍湛。”

藍忘機也上了船,將一截紅繩遞給他,道:“交代什么。”

魏無羨咬住那截紅繩,雙手把在水中散開的黑發重新扎起來,道:“交代你是不是也和我想的一樣啊。”他嚴肅地道,“你知不知道你那時候每次都冷酷無比地拒絕我,真的讓我很沒面子。”

藍忘機道:“你現在可以試試,看我有什么事會拒絕你。”

冷不防的一句直擊入心,魏無羨噎了一下,藍忘機卻還是一副坦然自若的樣子,仿佛完全沒體會到自己說了什么。魏無羨扶額道:“你……含光君,商量一下,說情話之前麻煩先打個招呼,不然我招架不住。”

藍忘機頜首,道:“好。”

魏無羨道:“藍湛,你這個人呀!”

萬語千言不敘,唯有大笑和擁抱。

※ ※ ※ ※ ※ ※

作者有話要說:

因為某些眾所周知的原因,把番外先放上JJ來。簡單講下。

《奪門》和《鐵鉤》二篇雛形是我大學時構思過的獨立短篇,原名《猛鬼進門》和《拔舌》(。當時有了大概的鬼故事梗,但怎么改都不滿意,覺得怪怪的,遂擱置。但想到的梗不用一用,怎樣都覺得很可惜,于是不死心地翻出來,大刀闊斧地重新整理,終于物盡其用。

《奪門》是一則忘羨歸隱后的夜獵小筆記。打打小怪、混混退休金、順便帶娃的小日子輕松愜意。

《鐵鉤》則是夷陵老祖帶孩子的夜獵課堂。成文過程更艱難,鬼怪部分修改了十幾次。但我有個毛病就是自己寫的文回頭去看永遠有想修改的地方,現在依然手癢,不過時間不等人,所以大家湊合著看吧。

我還是蠻喜歡這種1~2W字的志怪短篇的。

《蓮蓬》原本打算寫云深不知處和蓮花塢的小朋友們的清涼一夏抓鬼小故事,但最終寫成了溫馨鄉村日常??傊?,雖然小時候的WiFi沒能成功把二哥哥拐回蓮花塢吃喝玩樂,但是忘羨兩位小朋友還是在對彼此有意無意的念念不忘中完成了一場神交!

《云夢》一篇的初衷是如此:WiFi在云深不知處搗亂被遣送回蓮花塢后,藍二公子做了一個夢,夢到他和WiFi一起去云夢玩,WiFi請他吃各種小吃和蓮蓬。當然,當時他并沒有去,不過長大后最終還是去成了。

所以,這個標題的意思,其實是“云深一夢,美夢成真”。

  • 背景:                 
  • 字號:   默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