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ChineseHDXXXX宾馆tube_2021乱码精品1区2区3区_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无vip无广告看电视的软件
當前位置:

第115章 外一篇:家宴 2

墨香銅臭Ctrl+D 收藏本站

    先說很重要的事情,很重要!QAQ為了顯眼,占用一點VIP章節,被占用的字數我在作者有話說里補了。

    接下來我要說的話,可能語氣會比以往重,因為我是很嚴肅的,實在是對最近的一些狀況無可奈何了。

    1,重申+強調:請不要把我的文和其他作者的文進行比較。這是讓兩個作者都很尷尬且討厭的事,給雙方讀者的感觀也極差。把兩個文放在一起會造成很多不必要的誤會和摩擦沖突。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so請控制沖動,不要貪一時嘴爽。拒絕比較!拒絕拉踩!

    2,不要在無關的地方刷我和我的文。比如其他作者的文下、群、微博等等。也請一定不要在無關畫手微博底下刷我的人物和作品。愛是克制。過度安利往往適得其反,不分場合到處刷只會很尷尬,甚至招來反感,實在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

    3,最重要的一點——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讀者會去給不認識的人發私信提我或者我的文,但是我還是強調一下:【請不要打著安利我的文的旗號去給不認識的人發私信。拒絕以任何形式在私信里帶我本人或者我的文強行出鏡】。不管是推薦也好怎么也好,通通不需要!我極度排斥這種行為,我和我認識的人都絕對不會干這種事,拒絕背鍋。

    畢竟世界上并不存在POI里的MACHINE,我也不掌控它。我只是一個業余愛好寫點文的普通人罷了,三次元也要為自己的生活奔波,這些已經占據了我全部時間和精力,實在分|身乏術去監控他人的行為。說實話我也沒能力約束,只能口頭請求。而這次,已經是我第三次表態了。公告一次寫的比一次長,每次寫都要絞盡腦汁左右為難,但愿我今后不用再寫這種東西,只用寫文就行了。除此之外,我就只能寄希望于大家相互轉告,相互監督了。我相信絕大多數讀者都是理智的,所以,拜托大家如果遇到了以下的情況,請相互提醒一下吧。謝謝!

    這段文字我在第一章、文案、專欄都會放一份,掛到什么時候看心情,應該是講得非常清楚了。如果真的是喜歡我的文的讀者,是一定會看到的 ^_^

    我知道有太長懶看黨,如果能看到這里并且沒有問題,感謝理解。比哈特,愛你們。

    ============================正文分割線==================================

    話是這么說,可當晚兩人卻沒立刻找到“試試”的機會。因為,藍忘機首先得去見閉關已久的藍曦臣,促膝長談。

    魏無羨最近有個奇怪的習慣,喜歡壓在藍忘機身上睡,無論是躺著壓,還是面對面地壓,總之如果沒有這個大活人墊著,他就睡不著。百般無賴地在靜室里翻箱倒柜,倒是讓他翻出了不少東西。

    藍忘機從小做事就妥帖刻板,練過的字、畫過的畫、寫過的文章都歸類理得整整齊齊,再按照年份排序,魏無羨從他最小時候的字帖開始看起,邊翻邊笑,津津有味,看到藍啟仁的朱筆批語便一陣牙疼。不過,一連翻了幾千張,竟然只找出了一張紙有一個錯別字,然后,藍忘機在后面用另一張紙把這個錯字認認真真地抄寫了一百遍,看得魏無羨為之咋舌:“這可憐見的,抄得恐怕這個字都要不認得了吧?!?br />
    他還要繼續翻看這些隱隱泛黃的陳年舊紙,靜室之外的黑夜有微弱的燈光亮起。

    沒聽到腳步聲,但魏無羨一個練滾便嫻熟無比地打到了藍忘機的榻上,一股腦把被子從腳拉到頭。等藍忘機輕輕推門而入時,看到的就是一副屋內之人正在安睡的假象。

    藍忘機的動作原本就無聲無息,見人已“入睡”,更是收斂氣息,慢慢合上靜室的門,靜默片刻,這才朝榻邊走去。

    還沒靠近,就被一張劈頭蓋臉掀來的被子罩住了整個上半身。

    藍忘機:“……”

    魏無羨跳下來,死死抱住頭臉都被蒙住的藍忘機,把他推倒榻上,道:“強|奸!”

    藍忘機:“……”

    魏無羨雙手粗魯地在他身上亂摸亂拽,藍忘機卻還是靜靜地躺著,仿佛死人,任他胡來。魏無羨一會兒便沒意思了,道:“含光君,你怎么都不反抗一下的?你這樣一動不動的,我強|奸你有什么意思?”

    藍忘機悶悶的聲音從被子里傳來:“你要我如何?!?br />
    魏無羨循循善誘:“我按住你,你就推我,不讓我壓,并攏腿奮力掙扎,同時聲嘶力竭呼救……”

    藍忘機:“云深不知處禁止喧嘩?!?br />
    魏無羨:“那你可以小聲呼救。還有,我撕你的衣服,你應該盡力抵抗,拼死護住胸口不讓我撕?!?br />
    被子里沉默了一陣。

    半晌,藍忘機道:“聽起來很難?!?br />
    魏無羨:“難嗎?!”

    藍忘機:“嗯?!?br />
    魏無羨道:“那沒辦法了,要不咱們還是換換,你來對我用強吧……”

    話音未落,一陣天旋地轉,被子飛了,藍忘機已將他反壓在榻上。

    因為方才被魏無羨套在被子里憋了好一會兒,他素來束得一絲不茍的發帶和抹額都歪了一點,青絲微微散亂,垂下幾縷,原本白皙如玉的面頰也透出一層淡紅的淺暈,燈光下看來,好一個含羞帶怯的美人。只可惜這位美人手勁大得實在有些不像話,如精鋼鐵箍,鉗得魏無羨討饒道:“含光君,含光君,大人有大量?!?br />
    藍忘機目不動,而目中那兩點炙熱明亮的燈火卻在隱隱顫動,面色淡然道:“好?!?br />
    魏無羨道:“好什么?倒立?用強?哎!我衣服?!?br />
    藍忘機道:“都是你說的?!?br />
    說著,他便把身體嵌入了魏無羨雙腿中間,壓了一會兒。魏無羨等了半天還沒動靜,道:“怎么了!”

    藍忘機微微起身,道:“為何不抵抗?!?br />
    魏無羨用兩腿夾住他腰身,不讓他離開,嘻嘻笑道:“唉,那有什么辦法。你一壓過來,我兩條腿就忍不住自己打開了,根本合不攏,哪還有力氣反抗。你難我也難啊……打住打住,來來來,我先給你看個東西?!彼麖膽牙锾统鲆粡埣垇?,道:“藍湛,我問你,你怎么這么簡單一個字也能寫錯,念書用不用心???整天腦子里都在想什么?”

    藍忘機看了那張紙一眼,不置一詞,那目光中的意思卻再明顯不過:魏無羨這樣一個抄書用狂草、不知偷工減料幾何的錯漏大王,也好意思指責他寫錯了一個字。

    魏無羨假裝讀不懂他的目光,繼續道:“你看看你落款的年月日,我算算……這個時候你都十五六歲了吧?十五六歲還犯這種錯,你……”

    可他再把那落款所寫日期細細一想,竟然剛好對上了他當年在云深不知處修學的三個月。

    魏無羨頓時樂不可支,故意道:“莫不是藍二哥哥小小年紀不用心念書寫字,光想著我去了?”

    當年魏無羨在藏書閣罰抄,整天在藍忘機對面撒潑打滾,挺尸裝死,百般騷擾,攪得藍忘機不得清凈,要不“想”他都難,只是不是那種意味的“想”罷了。在這樣的情形下,藍忘機竟然頑強地一直扛了下來,一邊監督一邊做自己的事,而且只寫錯了一個字,實在令人欽佩。

    魏無羨道:“哎,怎么又是我的錯,又怪我咯?!?br />
    “……”藍忘機悶聲道:“你的錯!”

    他氣息亂了一拍,要去奪那張算是他人生污點的紙張。魏無羨就愛看他被逼到這一步的情態,立刻把紙往自己衣服深處一塞,道:“有本事你來拿?!?br />
    藍忘機毫不猶豫地把手伸了進去。并且不拿出來了。

    魏無羨:“你太有本事了!”

    兩人鬧了大半夜,到了后半夜,好容易才能正經講幾句話。

    魏無羨還是壓在藍忘機身上,臉埋在他頸窩里,只覺得藍忘機身上那陣檀香之氣越發馥郁,整個人都懶洋洋的,瞇著眼道:“你哥還好吧?”

    藍忘機摟著他光裸的背,手上一下一下地摸著,沉默一陣,道:“不太好?!?br />
    兩個人都汗津津的,魏無羨被他摸得從皮肉一直癢到心底,不怎么舒服地扭了扭。

    藍忘機低聲道:“當年我閉關的三年,都是兄長來和我談心?!?br />
    如今卻反了過來。

    藍忘機閉關的三年是在做什么,魏無羨已經不用去問了。

    他親了一下藍忘機潔白如玉的耳垂,拉起一旁的被子,蓋過了兩人。

    次日清晨,藍忘機還是卯時準時起床。

    他和魏無羨一同起居的這幾個月,一直致力于把魏無羨的作息掰正過來,然而始終是徒勞無果。門生送來沐浴的溫水后,早已穿戴整齊的藍忘機將魏無羨從薄被里剝出來,抱進桶去,魏無羨居然還能一邊泡在水里,一邊繼續睡覺。藍忘機輕輕推他,他就捉住藍忘機的手,手心手背都親幾下,放到臉邊蹭一蹭,繼續睡。實在被推得煩了便哼哼兩聲,閉著眼把藍忘機拉下來,捧著他的面頰再親幾口,含含糊糊地道:“乖,乖,不鬧了。求求你啰,一會兒就起來。嗯?!?br />
    然后一個呵欠,趴在浴桶邊緣繼續睡。

    雖然知道哪怕是屋子燒起來了,魏無羨也大概只會換個地方繼續睡,藍忘機卻還是堅持不懈地每天早上都從卯時開始叫他,然后面不改色地被胡親亂啄六十多次。

    將早餐取回靜室,置在過往只放筆墨紙硯的書案上,然后把繼續昏睡的魏無羨從木桶里撈出來擦干凈,套上衣物,系好衣帶,藍忘機這才從書格里隨手取下一本書,坐在案邊慢慢翻看。

    果然,到了巳時的尾巴,魏無羨準時無比地從榻上直挺挺地坐了起來,夢游一樣地摸下床,先摸到藍忘機,撈過來在懷里揉了兩把,再習慣性地捏捏他大腿。飛速洗漱完畢后人才清醒了點,摸到書案邊。魏無羨咔擦幾口咬完一個蘋果,見餐盒里食物堆得要滿了,嘴角抽了抽,道:“今天你們家不是有家宴么,先吃這么多沒問題?”

    藍忘機平靜地把剛才被魏無羨揉亂的發帶和抹額整理好,道:“先果腹?!?br />
    云深不知處的伙食,魏無羨是領教過的,清湯寡水,素菜稱霸,放眼皆是青青綠綠,樹皮草根各種藥材,什么菜都散發著一種詭異的苦味。若非如此,魏無羨當初也不會打烤了那兩只兔子來吃的主意。他們家的家宴多半是吃不飽、吃不好的。

    魏無羨心知姑蘇藍氏對某些事情都極為看重,給不給他出席家宴,基本等同于承不承認他的道侶身份,藍忘機一定和藍啟仁磨了好久才爭取到他的資格,吁了口氣,笑道:“放心。我會好好表現,不會給你丟臉的?!?br />
    說是家宴,云深不知處的家宴卻和魏無羨以往對家宴的認識完全不同。

    云夢江氏的家宴,是在蓮花塢的露天校場架上十幾張大方桌,男女老少混坐瞎坐,席間稱呼亂叫。廚房也搬到外邊,一排鍋灶火光沖天,香氣沖天,要吃什么自己過去拿,不夠現做。蘭陵金氏的家宴他雖然沒去過,但他們家從不吝于大力傳播其中極盡奢華的細節,什么名家劍舞助興,珊瑚樹玉釀池,紅錦緞鋪地百里,令人瞠目。

    相較之下,云深不知處的家宴既不熱鬧,也不華麗。

    姑蘇藍氏家教歷來嚴到可怕,食不言,寢不語,即便尚未開宴,席間各人也一語不發。除了剛剛入廳的人會低聲向前輩招呼行禮,幾乎無人言語,更無笑語。一樣的白衣,一樣的卷云紋白抹額,一樣的神情肅然甚至木然,仿佛全都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看著這一整廳的“披麻戴孝”,魏無羨假裝沒注意到旁人或詫異或不善目光,腹誹道:“這叫家宴嗎,怎么比辦喪事還死氣沉沉?!?div class="m-isgood">
  • 背景:                 
  • 字號:   默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