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ChineseHDXXXX宾馆tube_2021乱码精品1区2区3区_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无vip无广告看电视的软件
當前位置:

第71章 將離第十六 3

墨香銅臭Ctrl+D 收藏本站

    窮奇道是一座山谷之中的山道,位于天水之東。

    相傳,此道乃是岐山溫氏先祖溫卯一戰成名之地,數百年前,他與一只上古兇獸在此惡斗九九八十一天,最終將之斬殺。這上古兇獸,便是窮奇。懲善揚惡,混亂邪惡,喜食正直忠誠之人,饋贈作惡多端之徒的神獸。

    當然,這傳說究竟是否屬實,還是岐山溫氏后代家主為神化先祖而夸大的,那便無從考據了。

    下了金麟臺,魏無羨轉入蘭陵城中一條小巷,道:“在窮奇道。走吧?!?br />
    溫情早在巷中坐立難安多時,聞言立刻沖了出來。她腳底一崴,魏無羨單手將她扶住,提議道:“你要不要休息,我一個人去?!?br />
    溫情忙道:“不用!不用!我要去,我一定要去!”

    岐山溫氏覆滅之后,溫情的劍也和其他溫家修士一樣,被收繳了。因此,溫寧失蹤后,她幾乎是用一雙腿片刻不停地從岐山跑到了云夢,舟車勞頓,數日未曾合眼,此刻幾乎已不成人形。

    當年,魏無羨背著江澄與她告別之際,溫情是這么說的:“無論這場戰役結果如何,從此以后,你們跟我們都兩不相欠了。兩清?!鄙袂楦甙?,歷歷在目。

    然而,就在前天,她死死拽著魏無羨的手,就差跪在他面前,哀求道:“魏無羨,魏無羨,魏公子,你幫幫我吧。我實在是找不到可以幫忙的人了,你一定要幫我救救阿寧!除了找你我實在是沒辦法了!”

    當初的驕傲與自矜蕩然無存。

    魏無羨也知道,她決計放心不下溫寧,也不多勸,兩人火速趕到天水郡。

    射日之征后,眾家瓜分的地盤里,蘭陵金氏得的那一份最大,天水一帶也被他們收入囊中。窮奇道是溫卯成名之地,經歷數百年后人的改建,已經從險峻要道變成了一處歌功頌德、觀光游覽之景。原先山道兩側高闊的山壁上鑿刻的都是大先賢溫卯的生平佳跡,蘭陵金氏接手此地之后,自然不能讓這些岐山溫氏的光輝往事繼續留著,正在著手重建。重建的意思,就是要把整個兩側的高山筆畫鑿得干干凈凈,盡數清空,刻上新的圖騰。

    當然,最后,必須還要改個能凸顯蘭陵金氏之神勇的新名字。

    此等大工程自然需要不少苦力??嗔Φ娜诉x,除了低階低到塵埃里、一輩子都難出頭的修士,普通人家的平民,更多的,則是射日之征后便淪為喪家之犬的戰俘們。

    數名督工在山谷之中穿行,吆喝驅趕這這些步伐沉沉的力士和戰俘們。溫情沖了進去,視線在每一張灰頭土臉的疲憊面容上亂撞,幾名督工注意到了她,喝道:“你是哪家的?怎么亂闖!”

    溫情被他們擋住了去路,著急道:“我找人,我找人??!”

    她穿的衣服沒有家紋,不是沒有家族就是地位低下,一名督工揮舞著手臂道:“我管你找人還是人找,走!再不走……”

    忽然,語音戛然而止。

    他看到一名黑衣青年,跟在這年輕女子身后行了過來。

    這青年生得一張明俊容顏,眼神卻頗為陰冷,正在盯著他,盯得他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很快地,他發現這青年并不是在盯他,而是在盯他手中揮舞的那柄鐵烙。

    魏無羨看到這些督工手中的鐵烙,和從前岐山溫氏的家奴們慣用的一模一樣,只不過是頂端烙片的形狀,從太陽改成了花瓣,眼中寒光乍現,卻仍不動聲色。山谷之中,忽然以他為圓心,空出了一大片地。

    不少督工和普通低階修士都認得魏無羨的臉,反倒是那些戰俘沒幾個認得,看到他腰間的陳情,才猜出了來人身份。

    但凡是在戰場上和魏無羨遇上過的對手,只有一個下場——全軍覆沒,盡數淪為兇尸。

    因此,認得他臉的,現在都是他的部下了。

    旁人再不敢阻攔,溫情邊找邊喊:“阿寧!阿寧!”聲音凄厲,然而無人應答。跑遍了整個山谷,都沒見到弟弟的蹤影,溫情抓著幾名督工問道:“這幾天有沒有送來幾個溫家的修士?里面有個說話結結巴巴的人,你們有沒有見到他?誰見到他了?”

    數名督工面面相覷,為首者打哈哈道:“這里所有的戰俘,都是溫家的修士,每天都有新送來的。都在這兒了……”

    魏無羨道:“都在這兒了?”

    那名督頭只是一個勁兒地笑。

    魏無羨道:“好吧。我姑且當,活著的都在這兒了。那么,其他的呢?”

    溫情的身體晃了晃。

    與“活著”相對的“其他”,自然只有“死”。

    督頭不敢多言,只得硬著頭皮,將他們帶到了山谷之后的一片野林。他不敢自己一個人面對魏無羨,命令手下另外七八人也一起跟上,浩浩蕩蕩地帶路。

    野林深處,橫七豎八扔著幾十條人形。有的已經發出了腐爛的惡臭。對此,魏無羨習以為常,溫情則完全注意不到。他們在尸堆里翻了一陣,很快就翻到了還睜著眼睛的溫寧。

    溫寧的肋骨被打塌了半邊,嘴角的血跡已經凝成了暗褐色,一動不動。

    溫情仍不死心,顫抖著去抓他的脈搏。

    死死抓了半晌,終于哇的一聲哭出來了。

    她哭得面目扭曲,那張原本甜美的臉皺成一團,變得很丑,很難看。但是,當一個人真正傷心到及處的時候,是絕對沒辦法哭得好看的。

    在唯一的弟弟僵硬的尸體前,她所堅持的高傲片甲不留。

    魏無羨站在她身后,一語不發。

    在奔波路上,溫情對他說了很多的事。射日之征后,他們的處境越來越艱難,無論有沒有參過戰、無論有沒有殺過人,都要每日每處被人監視,隨時隨地受人擺布、遭人呵斥。

    溫情和溫寧有一個逝世的堂哥,這位堂哥的外婆也被打成了“溫狗余孽”之一。雖然因為她年紀太大,不用和其他俘虜一樣做苦力,卻有另外的折騰法子對付她。就是讓她每天扛著一面被撕得破破爛爛、涂上了血紅大叉的溫家戰旗走來走去,進行自我羞辱,美其名曰“自省”。

    那堂哥生前獨子大約才兩三歲,最親近的就是外婆,離了老人家就不行,又不能沒人照顧,她只好把小外孫用布條綁在背上帶。一個老人顫顫巍巍,一個小孩子在她背上懵懵懂懂。一老一小,吃力地扛著一面高高的旗子,佝僂著腰地在路旁來回行走,走兩步歇一歇,把旗子放下,見有人走近,趕忙又把旗子背起,生怕被人發現后斥責找麻煩。

    那日,金子勛夜獵,追著一只八翼蝙蝠王,來到了他們位于岐山一角的拘禁地。

    那只八翼蝙蝠王神出鬼沒且性情兇悍,藏匿時便找不到,不藏匿時又對付不了。金子勛正焦躁,恰好遇上前來查看異象的幾名溫家門生。金子勛把他們當成送上門來的餌,不分青紅皂白,逼他們負上召陰旗吸引攻擊。

    溫情習醫,她的門生隨她,從來只救人而不殺人。溫寧更是因為性情怯弱,都不敢招收暴戾之徒,手下盡是些和他差不多木訥老實的修士,從未做過什么害人之事。他們這一支也只剩下幾十人了。溫寧見手下門生有性命之險,趕出來和金子勛磕磕巴巴地講道理,拖拖拉拉間,八翼蝙蝠王跑了,金子勛大怒之下,令部下把他們盡數抓走。

    這些天溫情跑的幾乎發狂,卻還是來晚了,連弟弟的最后一面都沒有見到。

    溫情哭得太兇,無聲地暈了過去。

    魏無羨將她從地上扶了起來,讓她靠在自己胸口。閉上眼,片刻之后才睜開,道:“這個人是誰殺的?!?br />
    他語氣不冷不熱,似乎沒有動怒,而是在思考什么。那名為首的督工心生僥幸,嘴硬道:“魏公子,這話您可別亂說,這兒可沒人敢殺人,他是自己干活不小心,從山壁滾下來摔死的?!?br />
    魏無羨道:“沒人敢亂殺人?真的?”

    數名督工一齊信誓旦旦道:“千真萬確!”

    “絕無虛假!”

    魏無羨微微一笑,道:“哦。我明白?!?br />
    旋即,他慢條斯理地接道:“因為是溫狗,溫狗不是人。所以說,‘這兒沒人敢亂殺人’,是這個意思,對吧?”

    那督頭剛才心中,正好就在想這一句,猛地被他戳穿心思,臉色一白。魏無羨又道:“還是你們真的覺得,我會分辨不出一個人是怎么死的?”

    眾督工啞然,終于開始發覺大事不妙,隱隱有后退之意。

    魏無羨維持笑容不變,道:“你們最好立刻老實交待,是誰殺的,自己站出來。不然,我就只好寧可殺錯,也不放過了。全都殺光,這總該沒有漏網之魚?!?br />
    眾人頭皮發麻,背脊發寒。督頭囁嚅道:“云夢江氏和蘭陵金氏眼下正交好,魏公子您可不能……”

    聞言,魏無羨看了他一眼,訝然道:“你很有勇氣。這是威脅我?”

    督頭忙道:“不敢不敢?!?br />
    魏無羨道:“既然你們不肯說,那就讓他自己來指認吧?!?div class="m-isgood">
  • 背景:                 
  • 字號:   默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