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ChineseHDXXXX宾馆tube_2021乱码精品1区2区3区_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无vip无广告看电视的软件
當前位置:

第62章 風邪第十三 2

墨香銅臭Ctrl+D 收藏本站

    藍忘機的嘴唇地顫了顫,無聲地念了兩個字。江澄幾乎當場就站了起來。

    是魏無羨。

    可是,除了那張臉,這個人從頭到腳,沒有一點像原來的那個魏無羨。

    魏無羨分明是一個神采飛揚、明俊逼人的少年,眼角眉梢盡是笑意,從來不肯好好走路。

    而這個人,周身籠罩著一股冷冽的陰郁之氣,俊美卻蒼白,笑意含森然。

    眼前所見景象太出乎人的意料,再加上屋內形勢未定,不可輕舉妄動打草驚蛇,縱使屋頂上的兩人都震驚無比,卻都沒有貿然沖進去,只是把頭壓得更低、離瓦縫更近了。

    屋內,一身黑衣的魏無羨徐徐轉身,和顏悅色地道:“真巧,又遇到你們了?!?br />
    溫晁遮著自己的臉,已經只剩下氣音了:“溫逐流……溫逐流!”

    聞聲,魏無羨慢慢彎起了眼睛和嘴角,道:“都這么多天了,你還以為叫他有用嗎?”

    他朝這邊走了幾步,踢到了腳邊一個白生生的東西,低頭一看,正是溫晁剛才扔出去的肉包子。

    魏無羨道:“怎么,挑食?”

    溫晁從凳子上倒了下來。

    他一邊鬼哭狼嚎,一邊用沒有十指的雙手在地上爬動,拖地的黑斗篷順著下身滑落,露出了他的兩條腿。

    這兩條腿像是累贅的擺設一樣掛在他身下,纏滿了繃帶,異常纖細。由于他劇烈的動作,繃帶之間拉出縫隙,露出了里面還掛著鮮紅血絲和肉絲的森森白骨。

    他腿上的肉,竟然都被生生剮了下來!

    空蕩蕩的驛站里回蕩著溫晁尖銳的叫聲。魏無羨恍若未聞,輕掀衣擺,在另一張桌子上坐了下來,搖了搖頭,道:“別的肉都吃不下了?自己的腿,有那么好吃嗎?”

    聞言,屋頂上的兩人眼中都閃過一絲寒意。

    魏無羨竟然讓溫晁吃了自己的腿!

    第二盞油燈幽幽燃起,明黃的火焰之前,魏無羨的臉一半在明,一半在暗。他指間夾著什么東西,垂下了手臂,一張慘白的面孔從桌下的黑暗中浮現出來。

    那張桌子下,傳來了咯吱咯吱的咀嚼聲。

    一個白色的小孩子蹲在他腳邊,仿佛一頭食肉的小獸,正在啃食著魏無羨投喂的什么東西。

    魏無羨撤回了手,在這只白色的鬼童頭發稀稀拉拉的腦袋上輕輕拍了兩下。鬼童叼著他投喂的東西,轉了個身,坐在他腳邊,抱著他小腿,一邊口里繼續惡狠狠地咀嚼,一邊用寒光閃閃的雙眼瞪著溫逐流。

    他口里嚼的,是兩根人的手指。

    不必多言,必然是溫晁的手指!

    藍忘機盯著那個陰氣森森的鬼童,還有同樣陰氣森森的魏無羨,握緊了避塵的劍柄。

    魏無羨低著頭,教人看不清表情,幽幽地道:“趙逐流,你真以為,你能在我的手底下保住他這條狗命?”

    溫逐流依舊擋在溫晁身前。

    魏無羨冷笑一聲,慢條斯理地整了整自己的衣袖,道:“好一條忠心耿耿的溫狗?!?br />
    他輕聲道:“趙逐流,你是不是還堅持覺得,你是個好漢子???

    “為報溫若寒知遇之恩,對其言聽計從,罔顧是非。嘖嘖,多好的人。

    “知遇之恩。呵?!?br />
    突然之間,他的語調神情陡轉陰鷙,厲聲道:“憑什么你的知遇之恩,卻要別人來付出代價!”

    話音未落,溫逐流身后便傳來了溫晁的凄厲哭嚎!

    溫晁已經爬到了墻角,拼命往木板里擠,仿佛以為這樣就可以把自己從縫隙之間擠出去。誰知,天花板上突然啪的摔下一團紅影。一個身穿紅衣、面色鐵青的長發女人重重摔到了他身上。

    這個女人不知是什么時候爬上了天花板的,她烏青的臉、鮮艷的紅衣、漆黑的長發形成刺目可怖的對比,十指抓住溫晁頭上的繃帶,用力一撕!

    這繃帶是剛才溫逐流給溫晁涂完藥后重新纏上的,藥膏、皮膚和繃帶正粘在一起,被火燒傷后的皮膚原本就十分脆弱,被這樣猛力一撕,霎時間把還未剝落的疤痕和格外薄的皮肉一起撕了下來,連嘴唇也被撕掉了,一顆凹凸不平的光頭,瞬間變成了一顆血肉模糊的光頭!

    溫晁當場便暈了過去。聽到他慘叫的剎那,溫逐流依舊一動不動,可是,藍忘機和江澄定睛細看,發現他周身若有若無地籠罩著幾團人影,人影模模糊糊,卻牢牢附著在他身上,溫逐流一動不動并不是因為冷靜,而是因為僵硬!

    那面容鐵青的女人把繃帶扔到地上,仿佛一只四腳生物,手腳并用地朝魏無羨爬去。

    方才她撕溫晁皮肉的時候,滿臉猙獰,可伏到了魏無羨身邊之后,那張青色的面孔貼在魏無羨的大腿上,竟然恍若一個嬌媚的寵妾,正在乖巧地討主人的歡心,嘴里還在發出咯咯的笑聲。魏無羨斜斜坐在桌邊,姿勢甚為愜意輕松,右手在她柔順的長發上,一下一下慢慢地撫摸著。

    他道:“逗你們玩兒了這么久,是時候做個了結了。對你們這兩只溫狗,我已經沒有興趣了?!?br />
    言畢,他從腰間拔出了那支笛子。

    正要將這支笛子送到唇邊,忽然,屋頂上有人道:“你沒有興趣,我有!”

    一道紫光流轉的長鞭破瓦而下,直直勾住了溫逐流的脖子,呼呼地在他頸上纏繞了足足三道,猛地提起!

    溫逐流高大沉重的身軀被這條電光長鞭吊了起來,懸在空中,當時便脖子里便發出了“喀喀”的頸骨斷裂之聲!

    可他竟然沒有立即死去,而是臉色爆紅,雙目圓掙,渾身抽搐,奮力掙扎不止!

    看到紫電之光,魏無羨瞳孔一縮,旋身站起。原本伏在他腳邊的青面女和鬼童也剎那間退入黑暗之中,一黑一白兩道人影從屋頂上躍了下來,落入驛站二樓。

    與此同時,被紫電纏頸的溫逐流,也漸漸的不動彈了。

    魏無羨持著笛子,與面前的兩人默然對峙。他們身后,就是死得痛苦萬狀的溫逐流,還有已經半死不活的廢人溫晁。

    魏無羨的目光在藍忘機和江澄之間來回掃動。三個人,竟然誰也沒有先開口。

    半晌,江澄一揚手臂,扔了一樣東西過去。

    魏無羨舉手接住,江澄道:“你的劍!”

    魏無羨的手慢慢落下。他低頭看了看隨便,頓了一頓,才道:“謝謝?!?br />
    又是半晌靜默,忽然,江澄走上前來,拍了他一掌,道:“臭小子!這三個月,你跑哪里去了!”

    這一句責罵之中,盡是喜意。藍忘機的目光始終鎖定在魏無羨身上,神色冷峻,似乎內心正在激烈交戰。魏無羨也一掌拍了回去,道:“哈哈,一言難盡,一言難盡!”

    方才他上樓來時的那股陰冷之氣,竟霎時便被這兩掌沖淡了不少。江澄喜中有怒,道:“不是說好了在山腳那個破鎮子會合嗎?我等了五六天,沒見到你的影子!這三個月我一邊忙家里的事一邊找你,杳無音訊!”

    魏無羨又在桌邊坐了下來,擺手道:“都說了一言難盡啊。一群溫狗在那里把我抓了,扔一個鬼地方去折騰了?!?br />
    江澄愕然道:“……什么鬼地方?我問過鎮上的人,都說從沒見過你這個人?!”

    魏無羨道:“你問那鎮上的人?都是些沒見過世面的鄉野村夫,誰敢跟你說實話,當然都說沒見過我?!?br />
    江澄罵了一聲:“一群老匹夫!”又追問道:“什么鬼地方?岐山嗎?那你是怎么出來的?還變成這樣了,那兩只東西是什么?居然肯聽你的話!之前我和藍二公子接到任務去圍殺溫晁,被人搶了先,沒想到會是你!那些符篆也是你改的?”

    魏無羨斜眼一掃,見藍忘機正在看著他,微微一笑,道:“我說在那鬼地方發現了一個神秘洞穴,里面有高人留下來的秘籍,然后就變成這樣了,你信不信?”

    江澄道:“你傳奇話本看多了吧。世上哪那么多高人,遍地都是秘洞秘籍!”

    魏無羨攤手道:“你看,說了你又不信。以后有機會再慢慢跟你說吧?!?br />
    江澄看了一眼藍忘機,心道也許是不便在外族子弟面前說的話,便道:“好吧。你真是……被溫狗抓住都能不死!”

    魏無羨得意道:“那是。我是誰?!?br />
    江澄道:“回來就好?!?br />
    魏無羨道:“嗯?;貋砭秃??!?br />
    江澄喃喃重復了幾遍“回來就好”,又抬頭道:“你這破劍我給你拿回來后帶了三個月,不想再帶兩把劍了!你也不早點回來!”

    魏無羨道:“我這不是剛出來嗎?聽到你和師姐都很好,你又在著手重建云夢江氏,這三個月辛苦你了……”

    忽然,藍忘機道:“沿路殺溫氏門生的,是不是你?!?br />
    魏無羨道:“我嗎?”

    確認藍忘機是在問他,他道:“當然是我?!?br />
    江澄道:“就知道是你。怎么一次才殺一個,費這么多事?!?br />
    魏無羨道:“好玩兒唄,玩死他們。一個一個地殺給他們看,一刀子一刀子慢慢割。直接讓這兩個人死太便宜他們了。溫晁不必多說,我還沒折磨夠他。這個趙逐流受過溫若寒的提攜之恩,改姓入溫家,奉命保護溫若寒的寶貝兒子?!彼湫Φ溃骸八Wo,我偏要讓他看著溫晁在他手里,一點一點變得面目全非。一點一點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藍忘機道:“你是用什么方法操控這些陰煞之物的?”

    魏無羨看了他一眼,江澄道:“藍二公子,你問這話是什么意思?!?br />
    藍忘機緊盯著魏無羨,走近了一步,道:“魏嬰,回答?!?br />
    魏無羨挑了挑眉,道:“請問,我不回答會怎樣?”

    藍忘機忽然出手,魏無羨閃身避過他這一擒,道:“藍湛,咱們剛剛就別重逢,你就動手抓人,不太好吧?”

    藍忘機一語不發,出手越發迅捷無倫。魏無羨道:“我還以為我們應該算半個朋友?至少算個熟人。你這樣,是不是有點兒絕情?”

    藍忘機道:“回答!”

    江澄攔在他們兩人中間,道:“藍二公子!”

    魏無羨道:“好。我回答——我馴養它們了?!?br />
    藍忘機緊緊追問道:“如何馴養?”

    魏無羨眨了眨眼,道:“如何馴養?你想想,猛獸如何馴養?跟那是差不多的。先以元神壓制,它們要什么,再給什么?!?br />
    藍忘機道:“用別人的,還是用你自己的?”

    魏無羨道:“都有?!?br />
    藍忘機越過江澄,直向他取來。魏無羨道:“過分了吧?藍湛,我都有問必答了,還這樣不講情面?你想干什么?”

    藍忘機一字一句道:“跟我回姑蘇?!?div class="m-isgood">
  • 背景:                 
  • 字號:   默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