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ChineseHDXXXX宾馆tube_2021乱码精品1区2区3区_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无vip无广告看电视的软件
當前位置:

第55章 絕勇第十一 5

墨香銅臭Ctrl+D 收藏本站

    頓了頓,魏無羨道:“不過就算是冬眠,也不用睡四百年這么久???你說這只屠戮玄武嗜食生人,它究竟吃了多少?”

    藍忘機道:“書載,當年它每一次出現,所食者少則二三百人,多則整個城池村莊。幾次作亂,至少生食了五千有余?!?br />
    魏無羨道:“哦。那是吃撐了?!?br />
    這妖獸似乎喜歡把人整個叼進龜殼里,不知是不是喜歡儲存起來慢慢享用。興許是四百年前它一口氣屯了太多糧進殼,到現在還沒消食。

    藍忘機沒理他,魏無羨又道:“說到吃,你辟谷過沒?咱們這樣的,不吃不喝大概還能撐個三四天吧。但是如果三四天之后,還沒有人來救我們,體力精力靈力就都會開始衰弱了?!?br />
    若是溫晁那幫人落荒而逃后袖手旁觀、置之不理倒還好,等上三四天左右,也許會等到其他家族的人搬來的救兵。怕就怕溫家的人不僅不雪中送炭,還要落井下石。所謂“其他家族”,也只包含姑蘇藍氏和云夢江氏,若是溫家從中阻撓作梗,“三四天”這個時間恐怕還要翻一翻。

    魏無羨收回樹枝,在地上粗粗畫個地圖,連了幾條線,道:“暮溪山到姑蘇,比暮溪山到云夢要近一點,應該是你們家的人先來。慢慢等。就算他們不來,最多多等個一兩天,江澄也能趕回蓮花塢。江澄人機靈,溫家的人擋不住他,沒什么可擔心的?!?br />
    藍忘機垂下眸子,懨懨的樣子,低聲道:“等不到的?!?br />
    魏無羨道:“嗯?”

    藍忘機道:“云深不知處,已經燒了?!?br />
    魏無羨試探著道:“……人都還在吧?你叔父,你哥哥?!?br />
    他本以為,就算藍家家主、藍忘機的父親重傷,應該還有藍啟仁和藍曦臣能主持大局。藍忘機卻木然道:“父親快不在了。兄長失蹤了?!?br />
    魏無羨那只在地上亂畫的樹枝定住了。

    上山時那名世家子弟說過,藍家家主重傷??伤麤]想到,會重傷到“快不在了”的地步。也許是藍忘機這兩日剛剛收到了最新的消息,說他父親快不行了。

    雖然藍家家主常年閉關,兩耳不聞關外事,但父親就是父親。再加上藍曦臣還失蹤了,難怪今天的藍忘機一直格外陰郁、火氣也格外大。

    魏無羨登時有些尷尬,不知道能說什么。他稀里糊涂一回頭,整個人僵住了。

    火光把藍忘機的臉龐映得猶如暖玉一般,更把他腮邊的一道淚痕照得清清楚楚。

    魏無羨呆了呆,心道:“要命!”

    藍忘機這種人,一輩子可能就流那么幾次淚,偏偏這幾次之一卻被他撞上了。他這個人最看不得別人流眼淚。女人的眼淚看不得,看到了就想上去哄一哄逗一逗,逗到人家破泣而笑。男人的眼淚更是看不得。他一直覺得,撞到一個平素強勢的男人的眼淚,比不小心看到一個潔身自好的女孩子在洗澡還可怕,偏偏他還不能上去安慰。

    在家府被焚毀、全族遭受欺壓、父親臨危、兄長失蹤、身有傷痛的多重打擊下,任何安慰都是蒼白無力的。

    魏無羨手腳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把頭別了過去,半晌,才道:“那個,藍湛?!?br />
    藍忘機冷冷地道:“閉嘴?!?br />
    魏無羨閉嘴了。

    柴火燒得炸了一聲。

    藍忘機靜靜地道:“魏嬰,你這個人,真的很討厭?!?br />
    魏無羨道:“哦……”

    他想:“發生了這么多事,藍湛心頭正煩得要命,卻還有個我在他面前晃來晃去,怪不得這么生氣,腿受傷了沒力氣不能打我,只好咬我了……我看我還是給他留個清凈地兒好了?!?br />
    憋了一陣,他還是道:“其實我不是想煩你……我就是想說,你冷不冷。衣服烤干了,中衣給你,外衣我留著?!?br />
    中衣是他貼身的衣物,原本并不合適給藍忘機穿,但是他的外衣已是臟兮兮的不能看。姑蘇藍氏的人都生性好潔,把這樣一件衣服給藍忘機,似乎有點冒犯。藍忘機沒說話,也沒看他,魏無羨便把烤干的白色中衣扔到他身邊,自己披了外袍,默默滾出去了。

    兩人一等就是三天。

    洞中無日月,之所以知道是三天,是因為藍家人那令人發指的作息規律。到了時辰自動睡去,到了時辰又自動醒來,因此看看藍忘機睡了幾覺就能算清時間。

    有了這三天養精蓄銳,藍忘機腿上的傷沒有惡化,緩慢痊愈中,不久便又開始打坐靜修。

    這幾日魏無羨都沒有在他眼前晃,等藍忘機恢復了平靜,調整好了情緒,又變成那個無波無瀾無表情的藍湛,他這才若無其事地回去,厚著臉皮假裝那晚什么都沒看到、什么都沒聽到,也很有分寸地不再撩他好玩兒了。兩人相處之時不冷不熱,倒也平和。

    期間,兩人到黑潭附近窺探了許多次。屠戮玄武已經把所有的尸體都拖進了龜殼之中,漆黑的龐大龜殼浮在水面上,像一艘無堅不摧的巨型戰船。前幾次都聽到從里面傳來沉重的咀嚼之聲,后幾次就聽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類似睡著后打呼嚕的聲音,猶如悶雷陣陣。

    他們把岸上散落的羽箭、長弓、鐵烙都撿了起來。抱回去一數,羽箭大約有八|九十支,長弓接近二十把,鐵烙大約**只。

    這時,已是第四天。

    藍忘機左手拿起一支長弓,凝神察看它的材質,右手在弓弦上一撥,竟彈出了鏗鏘的金屬之音。

    這是仙門世家用于夜獵妖魔鬼怪的弓箭,制造弓和箭的材料皆非凡品。藍忘機將所有的弓弦都從弓上拆了下來,一根一根首尾連結,結成了一根齊長無比的弦。他兩手將此弦繃緊,隨即一甩,弓弦閃電般地飛出,一道白光炫過,前方三丈之處的一塊巖石被擊得粉碎。

    藍忘機撤手收弦,弓弦在空氣中破出尖銳的嘶鳴。

    魏無羨道:“弦殺術?”

    弦殺術是姑蘇藍氏的秘技之一,為立家先祖藍安的孫女、三代家主藍翼所創所傳。藍翼也是姑蘇藍氏唯一一任女家主,修琴,琴有七弦,可即拆即合,七根由粗逐漸到細的琴弦,上一刻在她雪白柔軟的指底彈奏高潔的曲調,下一刻便能切骨削肉如泥,成為她手中致命的兇器。

    藍翼創弦殺術是為了暗殺異己,因此頗受詬病,姑蘇藍氏自己也對這位宗主評價微妙,但不可否認,弦殺術亦是姑蘇藍氏秘技中殺傷力最強的一種近身搏戰術法。

    藍忘機道:“從內部攻破?!?br />
    龜甲固如堡壘,表皮堅硬無比,看似不可突破。但越是如此,它藏在龜殼之內的軀體部分,就可能越是脆弱。這一點,魏無羨這幾日也想過,心中清楚。他更清楚的,則是眼下的局面。

    經過三日的休養,他們現在的狀態剛剛達到巔峰。而再多等下去耗下去,就要逐漸下滑了。

    而第四天已過,救援的人,還是沒有來。

    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全力一搏。若是兩人合力能斬殺了這只屠戮玄武,就可以從黑潭底下的水洞逃出去了。

    魏無羨道:“我也同意,內部攻破。但是你們家的弦殺術我有所耳聞,龜殼內部束手束腳,不利發揮,再加上你腿傷未愈,施展起來怕是要打折扣吧?”

    這是實話,藍忘機明白。他們都明白,逞強上陣,硬要做自己沒能力做到的事,除了拖后腿并沒有其他作用。

    魏無羨道:“聽我的吧?!?br />
    屠戮玄武還浮在黑潭水面上。

    它的四只獸爪和頭尾都縮了進去,前方一個大洞口,左右和后側分別排列著五個小洞口。像是一座孤島、一座小山,山體漆黑,凹凸不平,青苔遍布,還掛著綠油油、黑乎乎的長水藻。

    悄無聲息地,魏無羨背著一捆羽箭和鐵烙,一尾細細的銀魚一般,潛到了屠戮玄武的頭洞前方。

    這個洞有一小半浸在黑潭水中,魏無羨便順水游了進去。

    通過了頭洞之后,魏無羨便翻入了龜殼內部。雙足像是踩到了厚厚的一層爛泥里,“泥”里還泡著水,鋪天蓋地的一陣惡臭,逼得他險些罵出聲來。

    這惡臭似腐爛似甜腥,讓魏無羨想起了他以前在云夢一個湖邊見到過一只肥壯的死老鼠,有點兒那個味的意思。他捏住鼻子,心道:“這個鬼地方……幸好沒讓藍湛進來。就他那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勁兒,聞到這個味道還不得立刻吐。不吐也要被熏暈過去?!?br />
    屠戮玄武發出平緩的呼嚕聲。魏無羨屏息悄聲走動,足底越陷越深。三步之后,那攤爛泥樣的東西便沒過了他的膝蓋。爛泥、潭水之中,似乎還有些硬塊。魏無羨微微矮身,摸索幾把,驀地摸到了一個毛茸茸的東西。

    像是人的頭發。

    魏無羨收回了手,心知這是被屠戮玄武拖進來的人。再摸,又摸到了一只靴子,靴子里的半截腿已經爛得半是肉半是骨。

    看來這只妖獸很不愛干凈。它沒吃完的殘渣,或是還來不及吃的部分,就從牙縫里漏了出來,往殼里這么一吐,越吐越多,百年下來,堆成了厚厚的一層。而此時此刻,魏無羨就站在這些由殘肢斷體積成的尸泥里。

    這幾日爬摸滾打,身上已是臟得不能看,魏無羨根本不在乎再腌臜一些,手隨意在褲子上抹了抹,繼續往前走。

    妖獸的呼嚕聲越來越大,氣浪越來越重,腳底的尸泥也越來越厚。終于,他的手輕輕觸碰到了妖獸凹凸不平的皮膚。他緩緩順著皮膚繼續往里摸索,果然,頭部和頸部是鱗甲,再往下就是坑坑洼洼的堅硬表皮,越往下皮膚越薄,越脆弱。

    這時,尸泥已蔓到了魏無羨腰部。這里的尸體大多數都沒被吃完,所剩軀體都是大塊大塊的,不應該叫尸泥,而應該叫尸堆了。魏無羨把手伸到背后,準備解下羽箭和鐵烙,卻發現鐵烙被什么東西卡住了,拿不出來。

    他握住鐵烙的長桿,用力往外拔,這才拔了出來,同時,烙鐵的前端從尸堆里帶出了一樣東西,發出“當”的輕微一響。

    魏無羨立即僵住了。

    半晌,四周并無動靜,妖獸也并未發難,他這才無聲松了口氣,心道:“剛才鐵烙似乎是被什么東西卡住了,聽聲音也是鐵的?還很長,看看有沒有用。手頭差家伙,如果是一把上品仙劍最好了!”

    他伸出手去,摸到了那樣東西,長條狀,很鈍,表面爬滿鐵銹。就在握住它的一剎那,魏無羨的耳里響起了尖叫聲。

    這尖叫聲仿佛成千上萬個人撕心裂肺地在他耳邊絕望大叫,霎時一股寒氣順著他這條手臂爬遍全身,魏無羨一個激靈,猛地抽回手,心道:“什么東西,好強的怨念!”

    這時,四周忽然亮了起來,一陣淡淡的赤黃色的微光,拉出了魏無羨的影子,照出了前方一把漆黑的鐵劍,就斜斜插在他影子的心臟部位。

    這可是在屠戮玄武的龜殼內部,怎么會有亮光?

    魏無羨猛然回頭,果不其然,一對金黃的大眼近在咫尺。

    他這才發現,那悶雷般的呼嚕聲已經消失了。而那赤黃色的微光,就是從屠戮玄武這雙眼睛里發出來的!

    屠戮玄武齜起了黑黃交錯的獠牙,張口咆哮起來。

    魏無羨就站在它的獠牙之前,被這咆哮之聲的音波正面襲中,沖得渾身發痛。眼看它咬了過來,忙把那捆作一束的鐵烙往它口里一塞。這一塞無論是時機和位置都剛剛好,不多一分不少一寸,頂住了妖獸的上顎和下顎!

    趁妖獸合不攏嘴,魏無羨將一捆羽箭用力扎入了它最薄弱的那片皮膚里。羽箭雖細,但魏無羨是五根作一捆,扎進妖獸的皮肉里直推到尾羽沒入,就像是扎進了一根毒針。急痛之下,屠戮玄武把頂住它牙口的鐵烙都壓彎了,那七八根原本筆直的鐵烙一下子被它強大的咬合力折成了勾狀。魏無羨又在它的軟皮處扎了幾捆箭,這妖獸自出世以來從沒吃過這么大的虧,疼得瘋了,蛇身在龜殼里使勁翻騰起來,蛇頭撞來撞去,尸堆也隨著翻江倒海,猶如山體傾塌滑落,把魏無羨淹沒在腐臭的殘肢之中。屠戮玄武睜大雙眼,黃目猙獰,大開牙口,似乎要一口氣氣吞山河。尸堆如洪流一向它口里滑去,魏無羨拼命掙扎、逆流而上,忽然抓到了一柄鐵劍,心中一涼,耳邊又響起了凄厲的哭嚎尖叫聲。

    魏無羨的身體已經被吸入了屠戮玄武的口腔之中,眼看妖獸即將閉口,他抓著這柄鐵劍,故技重施,將它卡在妖獸的上下顎之間。

    這種百年妖獸體內的五臟六腑十之八|九都是帶著腐蝕性的,人只要被吞下去了,瞬間就會被被熔成一縷青煙!

    魏無羨牢牢抓住那柄鐵劍,像一根刺一樣卡在它口腔里不上也不下。屠戮玄武撞了一陣頭,怎么也咽不下這根不讓它合攏嘴吧的刺,但它又不愿意松口,終于沖了出去!

    它在龜殼里被魏無羨扎怕了,像是要整個從殼里逃脫一般,拼命把身體往外擠,擠得之前藏著護在這層鎧甲里的嫩肉也暴露了出來。而藍忘機早已在它頭洞上放下了線,等待多時了。屠戮玄武一沖出來,他便收了線,在弦上一彈,弓弦震顫,切割入肉!

    這妖獸被他們兩人合力逼得出也不是、進也不是。它是畸形的妖獸,并非真正的神獸,原本就沒幾分心智,疼痛刺激之下徹底瘋狂,甩頭擺尾,在黑潭里橫沖直撞,在一個龐大的漩渦里翻滾撲騰,掀起滔天水浪??扇嗡趺窗l瘋,這兩人一個牢牢卡在它嘴里,讓它咬不動吃不得,一個死死用弦勒住它皮薄處的要害,寸寸切割進去。傷越切越深、血越流越多!

    藍忘機緊緊扯住弓弦,一刻不松,堅持了三個時辰。

    三個時辰之后,屠戮玄武才漸漸地不動了。

    妖獸的要害被藍忘機用弓弦切得幾乎與身體分離,用力過度,他的手掌心也已經滿是鮮血和傷痕。龐大的龜殼浮在水面上,黑潭的水已被染成肉眼可見的紫紅色,血腥氣濃郁如煉獄修羅池。

    撲通一聲,藍忘機跳下水,游到蛇頭附近。

    屠戮玄武的雙眼仍然大張,瞳孔已經渙散了,獠牙卻還緊緊咬合著。藍忘機道:“魏嬰!”

    妖獸嘴里沒有發出聲音。

    藍忘機猛地伸手,握住上排牙和下排牙,用力往兩邊掰開。他泅在水里,無處使勁,好一陣才掰了開來。只見一柄漆黑的鐵劍卡在屠戮玄武的口中,劍柄和劍尖都已深深刺入了它的口腔,而劍身已經彎成了一道弧形。

    魏無羨整個人蜷成蝦米裝,低著頭,雙手還緊緊抓著鐵劍并不鋒利的劍身,就快滑進屠戮玄武的喉嚨里了。

    藍忘機抓住他的衣領,把他提了出來。屠戮玄武的牙關打開,那柄鐵劍滑入水中,漸漸沉入潭底。

    魏無羨雙目緊閉,軟軟趴在他身上,一條手臂搭在他肩上,藍忘機摟著他的腰,帶著他浮在血水里,道:“魏嬰!”

    他的手還在微微發顫,正要伸出去碰魏無羨的臉,魏無羨卻一個激靈,忽然醒了,道:“怎么了?怎么了?死了沒?死了沒?!”

    他撲騰了一下,帶得兩人身體都在水里沉了一沉。藍忘機道:“死了!”

    魏無羨目光一陣茫然,像是反應有些困難,想了一陣,才道:“死了?死了……好!死了。剛才它一直在叫,邊叫邊翻,把我震暈了。洞,水洞,快走吧。從水洞出去?!?br />
    藍忘機道:“你怎么了?!?br />
    魏無羨來了精神,道:“沒怎么!我們快出去,事不宜遲?!?br />
    確實事不宜遲,藍忘機一點頭,顧不得血水臟污,兩人深吸了一口氣,潛下了水。

    半晌,紫紅色的水面破出兩道水花,兩人又鉆了出來。

    魏無羨呸的吐了一口血水,抹了把臉,抹得滿臉都是紫紅色的血,越發形容狼狽,道:“怎么回事?!怎么沒有洞口?!”

    江澄當時確實說過,黑潭之下有一個能容納五六人同時通過的水洞。而且其他世家子弟也的確從那個洞口逃出去了。

    藍忘機的頭發濕漉漉滴著水,沒有答話。兩人對望一眼,都想到了一種可怕的可能。

    可能……屠戮玄武在劇痛之下,獸爪狂撥,震塌了水下的巖石,或是踢到了什么地方,剛好把這個唯一的逃生水洞……堵住了。

    魏無羨一個猛子扎入水中,藍忘機也跟著扎了下去。一通好找,依舊沒有找到一個洞口。哪怕能容一人通過的也沒有。

    魏無羨道:“這怎么辦?”

    沉默一陣,藍忘機道:“先上去吧?!?br />
    魏無羨擺了擺手,道:“……上去吧?!?br />
    兩人皆是精疲力盡,慢騰騰游到岸邊,出水都是一身血淋淋的紫紅色。魏無羨把衣服脫了,擰干用力甩了甩,忍不住罵道:“這是玩我們吧?本來是想著再不來人救我們,想殺都沒力氣殺了,這才過來跟它干。結果好不容易干死了,這王八孫子把洞踩塌了。操!”

    聽到那個“操”字,藍忘機眉尖抽了抽,想說什么,忍住了。

    忽然,魏無羨腳下一軟。藍忘機搶上前去托住了他。魏無羨扶著他的手道:“沒事沒事。力氣用盡了。對了,藍湛,我剛剛在它嘴里抓著一把劍你看見沒,那劍呢?”

    藍忘機道:“沉到水底了。怎么?”

    魏無羨道:“沉了?那算了?!?br />
    他方才緊緊握著那把劍的時候,耳邊一直聽到排山倒海的尖叫聲,渾身發涼,頭暈目眩。那劍一定是個非同一般的東西。這只屠戮玄武妖獸,至少吃了五千余人,被它完整地拖進龜殼里的時候,肯定有不少人還是活著的。這柄重劍,也許是某位被吞食的修士的遺物。它在龜殼的尸堆里藏了至少四百年,浸染了無數活人死人的深重怨念和痛苦,聽到了他們的尖叫聲。魏無羨想把這劍收起來,好好看看這塊鐵,但既然已經沉了,眼下又被困死在這里出不去,那便暫且不提好了。若是提多了,被藍忘機聽出端倪,平白的又引爭執。魏無羨一揮手,心道:“真是沒一件好事??!”

    他拖著步子朝前繼續走,藍忘機靜靜跟在他身后。沒走兩步,魏無羨又是一軟。

    藍忘機又托住了他,這次,一手壓上他額頭,沉吟片刻,道:“魏嬰,你……好熱?!?br />
    魏無羨把手放到他的額頭上,道:“你也很熱?!?br />
    藍忘機拿開他的手,神色淡淡地道:“那是你手冷?!?br />
    魏無羨道:“好像是有點暈?!?br />
    四五天之前,他把香囊里的碎藥草都扔到藍忘機腿上去了。胸口那塊烙印的傷就是擦了擦,這幾日沒休息好,方才又進尸堆潭水里翻騰,終于惡化了。

    發燒了。

    強撐著走了一陣,魏無羨越來越暈,走不動了。

    他干脆在原地坐下來,困惑道:“怎么這么容易就燒了?我都好幾年沒發過燒了?!?br />
    藍忘機對他那個“這么容易”不想發表任何意見,道:“躺下?!?br />
    魏無羨依言躺下,藍忘機握住他的手,給他輸送靈力。

    躺了一會兒,魏無羨又坐了起來。藍忘機道:“躺好?!?br />
    魏無羨抽回手道:“你不用給我輸,自己都沒剩多少了?!?br />
    藍忘機又抓住了他的手,重復道:“躺好?!?br />
    前幾天藍忘機沒力氣,被他又嚇唬又折騰,今天終于輪到魏無羨沒力氣、只能忍他擺弄了。

    可魏無羨是就算躺著也不甘寂寞的。沒一會兒便嚷道:“硌人。硌人?!?br />
    藍忘機道:“你想怎么樣?!?br />
    魏無羨道:“換個地方躺?!?br />
    藍忘機道:“這時候你還想躺哪里?!?br />
    魏無羨道:“借你的腿躺躺唄?!?br />
    藍忘機面無表情道:“你不要鬧了?!?br />
    魏無羨道:“我說真的。我頭好暈,你又不是姑娘家,借來躺躺怕什么?!?br />
    藍忘機道:“不是姑娘家,也不能隨便躺?!?br />
    見他皺起了眉,魏無羨道:“我沒鬧,你才別鬧呢。我不服氣,藍湛,你說說,為什么呀?”

    藍忘機道:“什么為什么?!?br />
    魏無羨勉強翻了個身,趴在地上,道:“人家誰不是嘴上說著我討厭,心里卻喜歡我,怎么輪到你,就總是對我沒有好顏色?咱們這也算是過命的交情了吧,腿都不愿意借來躺下,又要教訓我。你是七老八十嗎?”

    藍忘機淡聲道:“你燒糊涂了?!?br />
    可能確實是燒糊涂了,不一會兒,魏無羨就睡過去了。

    他睡著的時候,覺得躺的不錯,好像真的枕到了誰的腿上,涼涼的手搭在他額頭上,很舒服,心里高興,滾來滾去滾得歡,還沒有人斥責。滾到了地上,還被輕輕地摸了摸頭,抱起來后繼續枕腿。

    但是醒來之后,他還是躺在地上,充其量是后腦勺被墊了一堆樹葉,枕起來稍微舒服點兒。藍忘機坐得離他遠遠的,生起了一堆火,火光映得他的臉龐猶如美玉,暖而溫雅。

    魏無羨心道:“果然是做夢?!?br />
    兩人的自行逃生之路已斷,被困在地洞之中,只能等待云夢江氏的救援,又過了兩日。

    這兩日里,魏無羨一直發著低燒,醒了睡睡了醒。藍忘機斷斷續續給他輸送靈力,才勉強維持住現狀不惡化。

    魏無羨道:“啊。好無聊?!?br />
    魏無羨:“真的好無聊?!?br />
    魏無羨:“太安靜了?!?br />
    魏無羨:“啊——”

    魏無羨:“我餓了。藍湛你起身弄點吃的吧。弄點那個王八肉?!?br />
    魏無羨:“算了不吃了,這種食人妖獸的肉肯定是臭的。你還是別動了?!?br />
    魏無羨:“藍湛你怎么這個樣子,好悶啊。嘴閉著眼睛也閉著,又不跟我說話又不看我,你修禪啊你,和尚啊你?對,你們家祖上就是和尚。我忘了?!?br />
    藍忘機道:“安靜。你尚在燒。不要說話。留存體力?!?br />
    魏無羨道:“你終于搭腔了。我們等幾天了?怎么還沒有人來救我們?”

    藍忘機道:“一天都沒到?!?br />
    魏無羨掩面道:“怎么這么難熬,一定是因為跟你在一起的緣故。要是留下來的是江澄就好了,跟他對罵都比現在這樣跟你在一起有意思。江澄!你死哪里去了!快七天了?。?!”

    藍忘機一樹枝戳進火里,這一戳竟是帶出了一陣劍意,火星紛紛揚揚、亂舞斜飛。他冷冷地道:“休息?!?br />
    魏無羨又蜷成了一團蝦米,臉對著他,道:“你有沒有弄錯,我剛剛醒來,你又讓我休息,你就這么不想看到清醒狀態的我嗎?”

    收回樹枝,藍忘機道:“你想多了?!?br />
    魏無羨心道:“油鹽不進、刀槍不入的。還不如幾天之前那個臉黑得賽陳年鍋底、說話有語氣、急了還會咬人的藍湛有意思。不過這樣的藍湛可遇不可求,怕是今后都沒機會再看見了?!?br />
    他道:“我好無聊。藍湛,咱們聊天吧。你開個頭?!?br />
    藍忘機道:“你過往都是什么時候休息?!?br />
    魏無羨道:“你這個頭開的好無聊啊,干巴巴的讓人很——不想接下去。但是我給你個面子,還是接了吧。我告訴你,我在蓮花塢從來都是丑時以后才睡。有時候通宵不睡?!?br />
    藍忘機道:“不檢點。惡習?!?br />
    魏無羨道:“你以為誰都跟你們家的人一樣呢?”

    藍忘機道:“要改?!?br />
    魏無羨捂耳道:“我有病。我正在發燒,藍二哥哥,你能說點好聽的嗎?哄哄這個可憐的我?”

    藍忘機閉口不語,魏無羨道:“不會說?好吧,我就知道。那你不會說,會不會唱?唱歌好嗎?”

    他本來只是信口一說,和藍忘機刮擦嘴皮子消磨時光,根本沒指望他答應,誰知,靜默半晌,一陣低且輕柔的歌聲,在空曠的地洞之中悠悠回蕩了起來。

    藍忘機竟然真的唱歌了。

    魏無羨閉上眼睛,翻過身,攤開四肢,道:“好聽?!?br />
    他道:“這支曲子叫什么名字?”

    藍忘機似乎低低地說了一句什么,魏無羨睜開眼睛,道:“什么名字?”
  • 背景:                 
  • 字號:   默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