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ChineseHDXXXX宾馆tube_2021乱码精品1区2区3区_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无vip无广告看电视的软件
當前位置:

第51章 絕勇第十一

墨香銅臭Ctrl+D 收藏本站

    云夢多湖,蓮花塢便是依湖而建的。

    從蓮花塢的碼頭這邊出發,順水劃船不久,便有好大一片蓮塘,叫做蓮花湖,怕是有數十里。碧葉寬大,粉荷亭亭,挨肩擦頭。湖風吹過,花搖葉顫,仿佛在頻頻點頭。清新嬌美之中,還有幾分憨態可掬。

    江家的蓮花塢不似別家的仙府那樣緊閉大門,方圓幾里之內都不允許普通人出現,大門前寬闊的碼頭上時常有賣蓮蓬、菱角、各種面點的小販蹲守,熱鬧得很。附近人家的孩童也可以吸著鼻涕偷偷溜到蓮花塢的校場里,偷看熱鬧,即便被發現了也不會被罵,偶爾還能和世家子弟一起玩耍。

    魏無羨年少時候,常常在蓮花湖之畔放風箏。

    江澄緊緊盯著自己的風箏,不時瞅一瞅魏無羨的那只。魏無羨的風箏已經飛很高,可他還是沒有動手挽弓的意思,右手搭在眉間,仰頭而笑,似乎覺得,還是不夠遠。

    眼看風箏已經快飛出自己有十足把握能射中的距離,江澄一咬牙,搭箭拉弦,白羽嗖的射出。那只畫成獨眼怪模樣的風箏被一箭貫目,落了下來。

    江澄眉頭一展,道:“中了!”

    隨即,他道:“你的飛了那么遠,還射得著嗎?”

    魏無羨道:“你猜?”

    他這才抽出一支箭,凝神瞄準。弓弦拉滿,崩然松手。

    中。

    江澄的眉頭又皺了起來,鼻子里哼了一聲。一群少年都把弓收了起來,嘿嘿哈哈地去撿風箏。落得最近的,就是最差的,撿起來之后要被旁人嘲笑一番。魏無羨那只落的最遠,在他前面就是第二名的江澄的風箏。誰知,轉過了九曲蓮花廊,忽然閃出兩個身姿窈窕的年輕女子,作武裝侍女打扮,都佩著短劍。其中一個拿著一只風箏、一支箭,擋在了他們面前。

    高個的那名侍女冷冷地道:“這是誰的?”

    眾少年一見這兩名女子,心里都叫糟糕。

    魏無羨摸了摸下巴,站出來道:“我的?!?br />
    另一名侍女哼道:“你倒老實?!?br />
    她們往兩旁分開,從后面走出一個佩劍的紫衣女子來。

    這女子膚色膩白,頗具麗色,眉眼秀致,卻有凌厲之意。唇角似勾非勾,天然的一派譏誚,與江澄如出一撤。腰肢纖細,紫衣翩翩,面龐和扶在劍柄上的右手都如冷冰冰的玉石一般,右手食指上戴著一枚綴著紫晶石的指環。

    江澄見到她,露出笑容,叫道:“阿娘?!?br />
    其余的少年則恭恭敬敬地道:“虞夫人?!?br />
    虞夫人就是江澄的母親,虞紫鳶。也是江楓眠的夫人,當初還曾是他的同修。照理說,應該叫她江夫人,可不知道為什么,所有人一直都是叫她虞夫人。有人猜是不是虞夫人性格強勢,不喜冠夫姓。對此,夫婦二人也并無異議。

    虞夫人出身望族眉山虞氏,家中排行第三,又稱虞三娘子。在玄門之中有一個名號“紫蜘蛛”,報出來就能嚇著一批人。年少時便性情冷厲,不喜與人打交道,與人打交道便不討喜。嫁給江楓眠后也常年夜獵在外,不怎么愛留居江家的蓮花塢。而且她在蓮花塢的居所和江楓眠是分開的,獨占一帶,里面只有她和她從虞家帶過來的一批心腹家人居住。這兩名年輕女子金珠、銀珠都是她的心腹使女,總不離身。

    虞夫人掃了江澄一眼,道:“又在瘋玩?過來給我看看?!?br />
    江澄挨到她身邊,虞夫人纖細的五指捏了捏他的手臂,在他肩頭啪的一拍,教訓道:“修為一點長進也沒有,都快十七歲了,還像個無知幼子,整天只知道跟人瞎鬧。你跟別人一樣嗎?別人將來鬼知道會在哪條陰溝里撲騰,你以后可是要做江家家主的!”

    江澄被她拍得身形一晃,低頭不敢辯解。魏無羨知道,不消說,這又是在明著暗著地罵自己了。一旁有師弟悄悄沖他吐舌頭,魏無羨對他挑了挑眉。虞夫人道:“魏嬰,你又在作什么怪?”

    魏無羨習以為常地站了出來,虞夫人罵道:“又是這幅模樣!你若是自己不求上進,就不要拉著江澄跟你一起鬼混,帶壞了他?!?br />
    魏無羨驚訝道:“我不求上進嗎?蓮花塢里最上進的不就是我嗎?”

    少年人忍性不高,就是要駁幾句嘴。一聽這話,虞夫人眉心果然現出一道煞氣,江澄道:“魏無羨,你閉嘴!”

    他轉向虞夫人,道:“不是我們想窩在蓮花塢里射風箏,可現在不是誰都沒辦法出去嗎?溫家把所有夜獵區都劃為他們的地盤,我就算想出去夜獵,也沒有地方可以下手。待在家里不出去惹事、跟溫家人爭搶獵物,這不是您和父親交代過的嗎?”

    虞夫人冷笑道:“只怕這次是你不想出去,也得出去了?!?br />
    江澄不解,虞夫人不再理他們,昂首挺胸地穿過長廊。他身后那兩名侍女惡狠狠地瞪向魏無羨,跟著主人一道走了。

    晚間,他們才知道,“不想出去也得出去”是什么意思。

    岐山溫氏以其他世家教導無方、荒廢人才為由,要求各家在三日之內,每家派遣至少十名家族子弟赴往岐山,由他們派專人親自教化。

    江澄愕然道:“溫家的人果真說得出這種話?太厚顏無恥了!”

    魏無羨道:“自以為是百家之長天上的太陽唄。溫家不要臉又不是頭一回了。仗著家大勢大,去年就開始不允許其他家族夜獵了,搶了別人多少獵物,占了多少地盤?!?br />
    江楓眠坐于首席,道:“慎言。用餐?!?br />
    堂中只有五人,分開坐,每個人身前都擺著一張方形小案,案上是幾碟子飯食。魏無羨低頭動了動筷子,忽然被人扯了扯衣角。轉過臉,只見江厭離遞過來一只小碟,碟子里是數粒剝好的蓮子,肥肥白白,新鮮飽滿。

    魏無羨悄聲道:“謝謝師姐?!?br />
    江厭離微微一笑,那張甚為清淡的面容,霎時添了幾分生動顏色。虞紫鳶冷冷地道:“還用什么餐,過幾天到了岐山,都不知道有沒有飯給他們吃,不如趁現在開始多餓幾頓,習慣習慣!”

    岐山溫氏提出的這個要求,是無法拒絕的。無數前例為證,如果有哪個家族膽敢違抗他們的命令,就會被扣上“仙門逆亂”、“百家之害”等等奇怪的罪名,并以此為由,將之光明正大、理直氣壯地殲滅。

    江楓眠淡聲道:“你何必這么焦躁。無論日后如何,今天的飯還是要吃的?!?br />
    虞夫人忍了又忍,拍桌道:“我焦躁?我焦躁才是對的!你怎么還能這么一副不溫不火的樣子?你是沒聽到溫家派來的人怎么說的嗎?溫家一個家奴,也敢在我面前趾高氣揚!送去的十名子弟里還必須要有本家子弟,本家子弟什么意思?阿澄和阿離,一定至少要有一個在里面!送過去干什么?教化?別人家怎么教導自家子弟,輪得到他們姓溫的來插手?!這是送人過去給他們拿捏,給他們做人質!”

    江澄道:“阿娘,你別生氣,我去就行了?!?br />
    虞夫人斥道:“當然是你去,難不成還讓你姐姐去?看她那個樣子,現在還在樂呵呵地剝蓮子。阿離,別剝了,你剝給誰吃?你是主人,不是別人的家仆!”

    聽到“家仆”二字,魏無羨倒是無所謂,一口氣把碟子里的蓮子全都吃光了,正在嚼,嚼得口里都是絲絲清涼的甜意。江楓眠微微抬頭,道:“三娘?!?br />
    虞夫人道:“我說錯什么了嗎?家仆?不樂意聽到這個詞?江楓眠,我問你,這次,你打不打算讓他去?”

    江楓眠道:“看他自己,想去就去?!?br />
    魏無羨舉手道:“我要去?!?br />
    虞夫人冷笑道:“真好啊。想去就去,想不去也肯定能不去。憑什么阿澄卻非去不可???給別人養兒子,養成這樣,江宗主,你可真是個大大的好人!”

    她心中有氣,只想把這股憤懣發泄出來,毫無道理可言。其余人都安靜地任她撒火。江楓眠道:“三娘子,你累了?;厝バ菹??!?br />
    江澄坐在原地,仰頭望她,道:“阿娘?!?br />
    虞夫人站起身來,譏嘲道:“你叫我干什么?跟你父親一樣,讓我少說兩句?你是個傻的,我早告訴你了,你這輩子都是比不過你旁邊坐著的那個了。修為比不過,夜獵比不過,連射個風箏都比不過!沒法子,誰讓你的娘不如別人的娘?比不過就是比不過。你娘為你不平,跟你說了多少次別跟他鬼混!你還幫他說話。我怎么生出你這種兒子的!”

    她徑自走了出去,留江澄坐在原位,臉色忽黑忽白。江厭離悄悄把一盤剝好的蓮子放到他的食案邊上。

    坐了一會兒,江楓眠道:“今晚我會再清點八人,明日你們就一起出發?!?br />
    江澄點了點頭,遲疑著不知該再說什么,他從來不懂該怎么和父親交流。魏無羨喝完了湯,道:“江叔叔,你沒有什么東西要給我們的嗎?”

    江楓眠微微一笑,道:“要給你們的東西早給了。劍在身側,訓在心中?!?br />
    魏無羨道:“哦!‘明知不可而為之’,對吧?”

    江澄立刻警告道:“這意思可不是讓你明知道要闖禍,還硬要去作怪!”

    席間氣氛這才活絡起來。

    次日,臨走之前,江楓眠交代了必要事宜,只多說了一句,“云夢江氏的子弟,還不至于如此脆弱,經不起外界一點風浪?!?br />
    江厭離則送了他們一段又一段,往每個人的懷里塞滿各種干糧吃食,真的怕他們在岐山吃不飽。十名少年拖著一身沉甸甸的食物,從蓮花塢出發,在溫氏規定的日期之前,到達了位于岐山的指定地點。

    大大小小各家族的世家子弟都零零散散來了不少,具是小輩,幾百人中,不少都是相識或臉熟的。三五成團,低聲交談,神色都不怎么好,看來都是用不太客氣的方式召集來的。

    掃了一圈,魏無羨道:“姑蘇那邊果然也來人了?!?br />
    姑蘇藍氏的人也來了十多個,不知為什么,形容都頗為憔悴。藍忘機的臉色尤為蒼白,但依舊是那副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背上背著避塵劍,孤身而立,四周一片冷清。

    魏無羨本想上去同他招呼,江澄警告他道:“勿生事端!”只得作罷。

    忽然,前方有人高聲發號施令,命令眾家子弟集合成陣。

    這人比他們大不了多少,十**歲的模樣,趾高氣揚,相貌勉強能和“俊”沾個邊。但和他的頭發一樣,令人感覺油膩膩的,不甚清爽。此人正是岐山溫氏家主最幼一子,溫晁。

    溫晁頗愛拋頭露面,不少場合都要在眾家之前顯擺一番,因此,他的容貌眾人并不陌生。他身后一左一右侍立著兩人。左是一名身姿婀娜的明艷少女,柳眉大眼,唇色鮮紅。美中不足的是嘴皮上方有一粒黑痣,生得太不是位置,總教人想摳下來。右則是一名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陰冷男子,高身闊肩。

    溫晁站在坡上高地,俯視眾人,似乎很是飄飄然,揮手道:“都把劍交上來!”

    人群騷動起來。有人抗議道:“修真之人劍不離身,為什么要我們上交仙劍?”

    溫晁道:“剛才是誰說話?誰家的?自己站出來!”

    剛才出聲那人,頓時不敢說話了。

    場中漸漸安靜下來,溫晁這才滿意,道:“就是因為現在還有你們這種不懂禮儀、不懂服從、不懂尊卑的世家子弟,壞了根子,我才決心要教化你們?,F在就這么無知無畏,要是不趁早給你正正風氣,到了將來,還不得有人妄圖挑戰權威、爬到溫家頭上來!”

    明知他索劍是不懷好意,可是如今岐山溫氏如日中天,各家都如履薄冰,不敢稍有反抗,生怕一惹他不滿,就會被扣上什么罪名累及全族,只得忍氣吞聲。

    江澄按住了魏無羨,魏無羨低聲道:“你按我干什么?”

    江澄哼道:“怕你亂來?!?br />
    魏無羨道:“你想多了。雖然這個人又油膩又惡心,但我就算要揍他,也不會挑選這個時候給咱們家添亂子。放心吧?!?br />
    江澄道:“你又想套麻袋打他?恐怕行不通,看到溫晁身邊那個男的沒有?”

    魏無羨道:“看到了。修為是高,不過容貌保持的不好,看來是大器晚成?!?br />
    江澄道:“那個人叫溫逐流,有個外號叫‘化丹手’,是溫晁的隨侍,專門保護他的。不要惹他?!?br />
    魏無羨道:“‘化丹手’?”

    江澄道:“不錯。他那雙手掌很可怕,能……”

    兩人平視前方,低聲說話,見收劍的溫氏家仆走近,立刻噤聲。魏無羨信手解了劍,交了上去,同時不由自主看了一眼姑蘇藍氏那邊。

    他本以為藍忘機一定會拒絕上交,出乎意外的,藍忘機的臉色雖然冷得嚇人,卻仍是解了劍。

    虞夫人當初的譏嘲竟然一語成讖,他們在岐山接受“教化”,果然每日里都是清湯寡水。江厭離當初給他們掛滿一身的吃食早被盡數搜走,而這些年少的世家子弟里,根本沒人辟谷,不可謂不難捱。

    溫晁所謂的“教化”,也就是每日站得高高的,在眾人面前發表一通講話,要求他們齊聲為他歡呼、一言一行都以他為楷模。

    夜獵之時,他會帶上眾家子弟,驅使他們在前奔走,探路開道、吸引妖魔鬼怪的注意力,奮力拼殺,然后他在最后一刻出來,把被別人打得差不多的妖獸輕松擊倒,斬下頭顱,再出去吹噓這是自己一人的戰果。

    如有格外不順眼的,他就把這人揪出來,當眾責罵,斥得對方豬狗不如。

    前年參加岐山溫氏的百家清談大會,射箭那日,溫晁也與魏無羨等人一同入場。他滿心覺得自己會拔得頭籌,理所當然地認為其他人一定要讓著自己,結果開頭三箭,一箭中,一箭落空,一箭射錯了紙人。本該立即下場,但他偏不下,旁人也不好意思說他。最后計算出來,戰果最佳的前四名為魏無羨,藍曦臣,金子軒,藍忘機。藍忘機若不是因為提前立場,成績還能更好。

    溫晁大覺丟臉,因此尤其痛恨這四人。藍曦臣未能前來,他便揪著其余三人,日日當眾責罵,好不威風。

    最憋屈的要數金子軒,他從小是被父母捧在掌心的長大的,何曾受過這樣的侮辱,要不是蘭陵金氏其他子弟攔著他,再加上溫逐流不是善茬,他第一天就沖上去和溫晁同歸于盡了。藍忘機則一副心如止水、漠視萬物的狀態,仿佛已經魂魄出竅一般。而魏無羨已經在蓮花塢遭虞夫人的花樣痛罵數年,壓根不把他這點段數放在眼里,下了臺仍是笑嘻嘻的。

    這日,眾人又是大清早便被溫氏家仆轟了起來,像一群家禽一樣,被驅趕著朝新的夜獵地點走去。

    此次的夜獵之所,名為暮溪山。

    愈是深入山林,頭頂的枝葉愈加茂密,腳底的陰翳也愈加鋪張。除了樹海濤聲和腳步聲,再聽不到別的聲響,鳥獸蟲鳴在一片森然中格外突兀。

    許久之后,一群人與一條小溪迎面匯合。溪水淙淙,其間還有楓葉逐流飄零。

    溪聲楓色,無形將壓抑的氣氛沖淡了幾分,前方竟然還傳來咯咯吱吱的輕微嬉笑聲。

    魏無羨和江澄邊走邊嘀嘀咕咕地變著法子咒罵溫狗,無意間,他回頭一瞥,瞥見了一襲白衣。藍忘機就在他身后不遠處。

    因為走得較慢,藍忘機落在了隊伍后面。魏無羨這幾天有好幾次都想跟他套套近乎、敘敘舊,奈何每次藍忘機都見了他便轉身,江澄也再三警告他別瞎撩。此時離得近了,不由得多留了幾分意。

    魏無羨忽然發現,雖然藍忘機盡力走得無異樣,可仍能看出,他右腿落地比左腿落地要輕,似乎不能用力。

    見狀,魏無羨放慢速度,倒退著走到藍忘機身邊,與他并肩而行,問道:“你腿怎么了?”
  • 背景:                 
  • 字號:   默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