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ChineseHDXXXX宾馆tube_2021乱码精品1区2区3区_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无vip无广告看电视的软件
當前位置:

第43章 佼僚第九

墨香銅臭Ctrl+D 收藏本站

    聞言,藍忘機略不自在地垂下了眼簾。

    魏無羨心知,藍忘機一定還存有上次的陰影,百思不得其解,到底自己喝醉的時候干了什么,須得他煽風點火哄一把。但又不能把意圖表露得太過明顯,便先佯作按下不提,自己仰頭把這杯酒飲了,嘆道:“我心里郁結得很?!?br />
    藍忘機又抬起眼簾,反問道:“你郁結?!?br />
    無論是發問、還是反問,他的語氣聽起來都平淡無波。魏無羨道:“我怎么不能郁結了。替你郁結呀。義城的善后事宜,這可不是小麻煩。那么大一座城,如果真的要清理,一定各方面都會消耗巨大。蜀中本來就不是你們的管轄地盤。我建議你們姑蘇藍氏不要一力承擔,點一點樓下這群小輩,看看他們有多少家,叫他們各家出一份力?!?br />
    藍忘機道:“可以考慮?!?br />
    魏無羨道:“可以是可以,不過考慮也只能是考慮。你知道,這些世家最喜歡有獵物搶著上,有責任就推來推去,哪能這么容易松口一起幫忙。你呢,我也知道,就算別人不肯幫忙,你也會扛下這個擔子的。所以,這個虧你吃定了。還有,你看看金凌。你看看他?!?br />
    藍忘機道:“金凌如何?!?br />
    魏無羨食指指節敲了敲桌子,道:“你家景儀說他大小姐脾氣,真是沒說錯。刁蠻任性,張口就得罪人,出手便捅蜂窩。這好幾次要不是有你我護著,他豈止是要吃大虧,他骨頭渣子都被吞沒了?!?br />
    雖然,他提起這話茬,本意是哄騙藍忘機,但這也是他心里話。說著說著,魏無羨便忍不住道:“他每次出來夜獵,都是獨來獨往。他舅舅不算。身邊居然沒有一個平輩的同齡人跟著前呼后擁。咱們以前……”

    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甚愉快的東西,藍忘機眉尖微微一挑,坐得更加端正了。

    見狀,魏無羨改口道:“好吧,是我,我以前。我以前可不是這樣的?!?br />
    藍忘機淡聲道:“那是你。并非人人都如你一般?!?br />
    魏無羨道:“但是小孩子都是喜歡熱鬧、喜歡人多的嘛。這次要不是剛好遇上了你家那幾個和他在追查同一件事,他也肯定一個人就冒冒失失被人引著沖進義城去了。含光君,”

    他放下酒杯,前傾身體,凝視著藍忘機的臉,道:“你說,金凌這孩子會不會是特別不合群?在家族里一個朋友都沒有???江家不提,但是金家也沒有跟他同輩、年齡相近的小輩嗎?”

    金光善明面上的兒子,只有正室夫人所出的金子軒。他雖愛拈花惹草,四處偷情,私生子女眾多,但大多不聞不問。尤其對那名女子膩味之后,更是完全拋之腦后。在這些私生子女之中,唯獨金光瑤格外出彩。雖說他出身低賤到令人難以啟齒,但單憑他在射日之征中單槍匹馬立下奇功,便足以令人嘆服。加之為人圓滑伶俐,善于逢迎,這才打通各種關節,得以認祖歸宗。魏無羨道:“難道金光瑤就沒個差不多大的兒子女兒,跟他玩兒得來?”

    藍忘機道:“金光瑤曾有一子,六歲夭折?!?br />
    魏無羨道:“之后再無所出?那這么說,現在蘭陵金氏下一代里最正統的一支血脈,就只有金凌了?”

    得到肯定答案,魏無羨沉默了,心想:“既無父母,也無年齡相近的朋友一起長大。雖然他好像挺喜歡金光瑤的,但叔叔畢竟是叔叔,不是父親。再加上江澄根本就不是個會教孩子的人……真是一塌糊涂?!?br />
    頓了頓,他道:“算了。先不提了?!?br />
    藍忘機看著他,默然半晌,忽然挽袖探手,給自己也斟了一杯酒。

    然后,舉杯慢慢地飲了下去。

    上次喝酒,魏無羨沒仔細看他的神情,這次卻特意留心了。

    藍忘機喝酒的時候是閉著眼的,微微蹙眉,一杯飲盡,不易覺察地抿了抿嘴,這才睜開眼睛。眼波之中,還會浮現一層淺淺的水光。

    魏無羨在桌邊托起了腮,心中開始默數。

    數到第八聲時,藍忘機放下酒杯,扶了扶額頭,緩緩地睡了過去。

    一陣奇異的興奮涌上魏無羨心頭。

    果然是先睡再醉!

    他把酒壺中剩下的酒一口喝干了,站起來負著手在雅間內走來走去,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須臾,他走到藍忘機身邊,俯身低頭,在他耳邊輕聲問道:“藍湛?”

    不應。魏無羨又道:“忘機兄?”

    藍忘機右手支著額,呼吸十分平穩和緩。

    這張面容和支額的那只手,皆是白皙無暇,仿若美玉。

    他身上散發的幽幽的檀香之氣,原本是冷冷的、有些凄清的。然而此刻,檀香中沁入了酒醇,冷香里泛起絲絲暖意,仿佛摻入了一縷微醺的甜味,竟然有些醉人。

    魏無羨挨得近了,這種香氣縈繞在他呼吸之間,不由自主地,把身子又俯得更低了些,離他更近了些。

    他模糊地想:“奇怪……怎么好像有點熱?”

    忽然,一個聲音幽幽地傳來:“公子?!?br />
    魏無羨的臉已經貼到藍忘機近在咫尺之處,聞聲腳底一滑,險些撲上去。

    他立即把藍忘機擋在身后,轉身面向聲音傳來的木窗。

    那扇木窗被小心地敲了一下,又有個小小的聲音,順著窗縫飄了進來:“公子?!?br />
    魏無羨這才發現自己的心跳得有些快,心里又道一聲奇怪,定定神,走過去,一下子支起窗子。

    溫寧勾住了屋檐,正倒掛在窗外,準備再敲一下。魏無羨猛地開了窗,打到他的腦袋,他“啊”的輕輕叫了一聲,雙手托住窗扇,和魏無羨打了個照面。

    一陣冷冷的夜風撲窗而入。溫寧睜著眼睛,眼眶里已不再是一片死白,有了一對安靜的黑色的瞳仁。

    兩人就這樣,一個正站著,一個倒吊著,對視了半晌。

    魏無羨道:“下來?!?br />
    溫寧一下子沒勾住屋檐,掉了下去,重重摔倒了樓下的地上。

    魏無羨抹了一把額頭上并不存在的冷汗。

    他心道:“這地方挑得太對了!”

    幸好挑了這家。雅間為了安靜,這一扇木窗開的方向面對的不是行人街道,而是一片小樹林。魏無羨拿起支桿把木窗支好,上身探出窗,往下看去。溫寧的身軀死沉死沉,把地面砸出了一個人形坑,躺在坑里,眼睛卻還在盯著他。

    魏無羨壓低聲音沖他喊道:“我讓你下來,不是讓你下去?!畞怼?,懂嗎?”

    溫寧仰著脖子看著他,從坑里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忙道:“哦。我來了?!?br />
    說完又抱著柱子,準備順著它爬上來。魏無羨道:“打??!你就在那里,我過去找你?!?br />
    他回到藍忘機身邊,趴在他耳邊道:“藍湛啊藍湛,你可千萬多睡會兒。我馬上就回來。乖乖的可好?”

    說完之后,他的手有點發癢,忍不住用指尖撩了一下藍忘機的眼睫。

    藍忘機被他撩得長睫微顫,眉心微擰,略不安份。魏無羨收回爪子,躍出了窗,在檐角枝葉上幾個起落,落到了地上。

    他剛跳下來,轉過身,溫寧就在他面前跪了下來。

    魏無羨道:“你干什么?”

    溫寧一語不發,垂著頭,低聲道:“公子,對不起?!?br />
    魏無羨道:“你一定要這樣跟我說話嗎?也行?!?br />
    說完,他也在溫寧面前,對著他跪了下來。

    溫寧一驚,忙不迭對著他磕了一個頭。魏無羨也有樣學樣,對他磕了一個頭。溫寧連忙跳了起來,魏無羨這才從地上悠悠站了起來,拍拍下擺灰塵,道:“早這樣挺直了腰桿講話,不行嗎?”

    溫寧低頭不敢說話。魏無羨道:“什么時候恢復神智的?”

    溫寧道:“剛剛?!?br />
    魏無羨道:“刺顱釘在你腦子里時發生的事還記得不記得?”

    溫寧道:“有些記得……有些不記得?!?br />
    魏無羨道:“記得什么?”

    溫寧木然道:“……記得聽到人說,亂葬崗沒了。人……全都沒了?!?br />
    魏無羨道:“一點好的也沒聽到?還聽到了什么?”

    默然片刻,溫寧道:“江澄殺了您?!?br />
    魏無羨道:“不是他殺的我。我是受反噬而死的。修邪道如走獨木橋,遭受反噬是必然的。不過是早與晚的問題罷了。獨木橋總不可能走一輩子?!?br />
    溫寧終于抬眼直視他,道:“可是,若不是他故意挑在那個時候……”

    這時,一樓的大堂里,傳來了一陣響亮的瓷器碎裂聲。

    藍思追的聲音隨之響起:“我們之前不是在談論薛洋嗎?為什么要吵到這個上面來?”

    金凌怒道:“是在談論薛洋,我說的不對嗎?!薛洋干了什么?他是個禽獸不如的人渣,魏嬰比他更讓人惡心!什么叫‘不能一概而論’?這種邪魔外道留在世上就是禍害,就是該統統都殺光死光!”

    溫寧動了動,魏無羨擺手示意他靜止。

    藍景儀道:“你發這么大火干什么?思追又沒說魏無羨不該殺,他只是說修邪魔外道的并不全都是薛洋這種人,你有必要摔東西嗎?”

    金凌冷笑道:“他不是還說了一句,‘創此道者也未必想過要用它為非作歹’嗎?‘創此道者’是誰?你倒是告訴我,除了魏嬰,還有誰?!真是叫人費解,你們姑蘇藍氏,也是仙門望族,當年你們家的人沒少死在魏嬰手上吧?怎么你藍愿說話立場這么奇怪?聽你的意思,難不成還想給魏嬰開脫?”

    藍愿就是藍思追的名字。他依舊彬彬有禮:“我并非是想給他開脫。只是建議,不清楚來龍去脈之前,不要隨意下定論。須知此來義城之前,不也有不少人斷言,櫟陽常氏的常萍是曉星塵道長為報復泄憤所殺嗎?可事實又是如何?”

    金凌道:“常萍到底是不是曉星塵道長所殺,沒有任何人看見。所有人也只是猜測而已,斷言什么?可魏嬰窮奇道截殺,血洗不夜天,兩役之中,多少修士命喪他手,命喪溫寧和陰虎符之下!這才是無數人都看在眼里的事實。狡辯不了,抵賴不得!而他唆使溫寧殺我父親,害死我母親,這些,我更不會忘!”

    若是溫寧臉上有血色,此刻一定消退殆盡了。

    可他沒有。他永遠也只能展現一張木然的面孔。溫寧低聲道:“……江姑娘的兒子?”

    魏無羨一動不動。

    金凌又道:“我舅舅跟他一同長大,我祖父視他如親生,我祖母對他也不差,可他呢?害得蓮花塢一度淪為溫氏烏合之眾的魔巢,害得云夢江氏支離破碎,害得他們雙雙身隕,如今只剩我舅舅一人!野心勃勃不知收斂興風作浪,最終死無全尸!這來龍去脈,還有什么不清楚的,還有什么值得商榷的?”

    他咄咄逼人,藍思追不應一語。半晌,另一名少年道:“好好的,為什么要為這個吵起來?我們不要提了好嗎?菜都涼了?!?br />
    又一人附和道:“是啊,別吵了。思追也就是說話不留心罷了。金公子坐下,一起吃飯吧?!?br />
    金凌哼了一聲。藍思追這才開口,依舊不失禮儀:“好吧。是我失言。金公子,請坐吧。再吵下去,把含光君引下來就不好了?!?br />
    一提含光君,果真有奇效。聞言,金凌頓時連哼都不哼了,傳來一陣挪動桌子板凳的聲音,看來是坐下了。大堂里重新嘈雜起來,少年們的聲音,淹沒在交錯的杯盤盞碟筷中。

    魏無羨和溫寧靜靜地站在小樹林里,都是面色凝沉。

    默然間,溫寧又無聲無息地跪了下來。

    魏無羨道:“不關你的事?!?br />
    溫寧剛要開口說話,忽然望著魏無羨的背后,微微一怔。魏無羨正要轉身去看,只見一襲白衣越過了他,提起一腳,踹在溫寧的肩上。

    溫寧被踹得又壓出了一個人形坑。

    魏無羨連忙拉住意欲再踹的藍忘機,道:“含光君,含光君!含光君,息怒??!”

    看來是“睡”的時間已過,“醉”的時間已至,藍忘機找出來了。這情形莫名熟悉,歷史真是驚人的相似。

    這一次,藍忘機看上去比上次更加正常,靴子也沒穿反,連做踹溫寧這么粗魯的動作時,那張面孔也越發嚴肅正直、大義凜然。被魏無羨拉住之后,他一振衣袖,點了點頭,一派傲然地站在原地,依言不踹了。

    魏無羨抽空對溫寧道:“你怎么樣?”

    溫寧爬了起來,道:“我沒事?!?br />
    魏無羨道:“沒事就起來,還跪著干什么?!?br />
    溫寧站了起來,猶豫了片刻,道:“藍公子?!?br />
    藍忘機皺起眉,捂住了耳朵,轉過身背對溫寧,面對魏無羨,用身體擋住了他的視線。

    溫寧:“……”

    魏無羨道:“你最好不要站在這里,他……不太喜歡看到你?!?br />
    溫寧道:“……藍公子這是怎么了?”

    魏無羨道:“沒怎么。醉了而已?!?br />
    溫寧道:“那您扶他進屋去吧?!?br />
    魏無羨道:“你自己小心點?!?br />
    溫寧點點頭,忍不住又看了藍忘機一眼,這才退去。

    魏無羨拿開藍忘機捂住耳朵的雙手,道:“好啦,走啦,聽不到聲音,也看不到人了?!?br />
    藍忘機這才放開了手,淺色的雙眸直愣愣地盯著他。

    作惡的**正在魏無羨心中洶涌澎湃,他身體里好像有什么東西被點燃了,不懷好意地笑道:“藍湛,還是我問什么,你答什么?我讓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藍忘機:“嗯?!?br />
    魏無羨道:“把你的抹額摘下來?!?br />
    藍忘機把手伸到腦后,慢慢地解開了帶子,將這條繡著卷云紋的白色抹額取了下來。

    魏無羨仔仔細細地看著這條抹額,道:“也沒什么了不起的嘛,我還以為藏著什么秘密。那為什么從前我摘下來,你那么生氣呢?”

    忽然,他感覺手腕一緊。只見藍忘機用抹額捆住了他的兩只手,正在慢條斯理地打結。

    魏無羨道:“你這是干什么?”

    他想看藍忘機究竟要做什么,便任由他自己行動下去。藍忘機把他兩手捆得緊緊,先是打了一個活結,想了想,仿佛覺得不妥,解了開來,改成一個死結。再想了想,覺得還是不妥,又打了一個。

    姑蘇藍氏的抹額后邊是垂下的飄帶,行動時飄起來極為美觀,因此也很長。藍忘機一連打了七八個死結,疊成了一串難看的小疙瘩,這才滿意地停手。

    魏無羨道:“喂,你這條抹額還要不要啦?”

    藍忘機眉頭舒展,牽著抹額的另一端,拉起魏無羨的手,舉到眼前,仿佛在欣賞自己偉大的杰作。魏無羨的手被他提著吊起來,心想:“我好像個犯人啊……不對,我為什么要陪他這樣玩?不是應該我玩兒他嗎?”

    猛然驚醒,魏無羨道:“給我解開?!?br />
    藍忘機欣然伸手,故技重施,又伸向了他的衣領衣帶。魏無羨道:“不是解開這個!解開手上這個!解開你綁著我的這個東西!這條抹額!”

    若是被藍忘機捆著手脫光了衣服,那畫面,真是想想都可怕!

    藍忘機聽了他的要求,眉尖又蹙起來,半晌也一動不動。魏無羨舉著手給他看,哄道:“不是聽我的話嘛,給哥哥把這個解開。乖?!?br />
    藍忘機看了他一眼,平靜地移開了目光,仿佛聽不明白他在說什么,需要費心思考一段時間。魏無羨喝道:“哦,我懂了!讓你綁我你就很來勁兒,讓你解開你就聽不懂了對吧?”

    藍家的抹額和他們衣服所用的材料一致,看似輕盈飄逸,實則堅實無比。藍忘機捆得很緊,又打了一長串的死結,魏無羨左扭右扭也掙不脫,心道:“這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幸好是抹額而不是什么繩子之類的鬼東西,不然他還不得把我全身都綁了!”

    藍忘機一邊眺望遠方,一邊手上拽著抹額的帶子,拉呀、晃呀,手里玩得很歡的樣子。魏無羨又道:“給我解開好嘛?含光君,你這么仙的人兒,怎么能干這種事呢?你捆著我要干什么呢?給人家看到了怎么辦?嗯?”

    聽了最后一句,藍忘機拉著他朝樹林外走去。

    魏無羨被他拽著走,邊踉蹌邊道:“你你你等會兒。我意思是給人家看到了不好,不是說讓你把這個給人家看!喂!你是不是假裝聽不懂?你故意的吧?!你只聽懂你想聽懂的是不是?!藍忘機!”

    話音未落,藍忘機已拖著他走出了樹林,繞回了街上,從酒樓一樓重新進入大堂。

    一群小輩還在吃吃喝喝玩玩鬧鬧,剛才雖然有點小不愉快,但少年人總是馬上就能忘掉不愉快的。他們正行酒令行得歡,藍家幾名小輩偷著喝酒,一直有人盯著二樓樓梯防風,謹防被藍忘機發現,誰知忽見藍忘機拖著魏無羨,從大門邁進來,個個都驚得呆了。

    哐當哐啷,藍景儀撲手去藏桌上的酒壺,一路打翻了幾個碟碗,一點藏匿的效果也沒有。藍思追站起身道:“含、含光君,你們怎么從這邊又進來了……”

    魏無羨笑道:“哈哈,你們含光君坐得熱了,出來吹吹風,心血來潮殺個突擊,這不,果然就抓到你們在偷酒喝了?!?br />
    他心中祈禱,請藍湛最好直接把他拖上樓去,不要跟人說話,也不要做多余的動作。只要他繼續一語不發,維持冷若冰霜的表象,不會有人發現他不對勁的。

    剛這么想,藍忘機就拉著他,走到了那群小輩的桌前。

    藍思追道:“含光君,你的抹額……”

    還沒說完,他就看到了魏無羨的手。

    含光君的抹額,就綁在魏無羨的手腕上。

    仿佛是嫌注意到這個的人不夠多,藍忘機提著抹額的帶子,把魏無羨的手拉起來,展現給所有人看了一遍。
  • 背景:                 
  • 字號:   默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