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ChineseHDXXXX宾馆tube_2021乱码精品1区2区3区_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无vip无广告看电视的软件
當前位置:

第40章 草木第八 8

墨香銅臭Ctrl+D 收藏本站

    若是換做另一個年紀一般大的小姑娘,一定當場就尖叫起來??砂Ⅲ溲b瞎子這么多年,人人當她看不見,什么丑惡的舉動也不懼在她面前做,早煉出了一顆金剛心,硬是沒叫出來。

    饒是如此,魏無羨還是感覺到了從她腿腳處傳來的陣陣麻意和僵意。

    曉星塵站在村民一地橫七豎八的尸體里,收劍回鞘,凝神道:“這村子里竟然沒有一個活口?全是走尸?”

    薛洋勾唇微笑,可從他嘴里傳出的聲音聽起來卻十分驚訝不解,還帶了點沉痛,道:“不錯。還好你的霜華能自動指引尸氣,否則光憑我們兩個人很難殺出重圍?!?br />
    曉星塵道:“在村子里檢查一通,如果真的沒有活人留下了,就把這些走尸都燒了吧?!?br />
    等他們并肩走遠了,阿箐的腿腳這才重新涌上了力氣。她從屋子后溜出,走到那一地尸堆里,低頭左看右看。魏無羨的視線也隨著她漂移不定。這些村民都是被曉星塵干凈利落的一劍貫心而死。

    忽然,魏無羨注意到了幾個有點眼熟的面孔。

    前幾段記憶里,這三人白日出門,在路上遇到過幾個閑漢,坐在一個路口玩骰子。他們經過那個路口,這幾個閑漢抬眼一掃,看見一個大瞎子,一個小瞎子,還有一個小跛子,都哈哈大笑。阿箐朝他們吐口水揮舞竹竿,曉星塵就像沒聽到一般,薛洋還笑了笑。但那眼神,可半點也不和善。

    阿箐一連翻看了好幾具尸體,翻起他們眼皮,見都是白瞳,還有幾個人臉上已經爬滿了尸斑,松了口氣。但魏無羨卻心中越來越沉。

    雖然這些人看上去很像走尸,但,他們真的都是活人。

    只不過中了尸毒。

    活尸分為兩種。中毒太深已無救,成為行尸走肉的。還有中毒尚淺、尚能挽回的。

    這些村民,就是剛中毒不久的。身上會出現尸變者特征,散發出尸氣,但他們能思能想,能言能語,還是個活人,只要施以救治,和當時的藍景儀他們一樣,是可以救回來的。這種決不能誤殺。

    他們本可以說話,可以表明身份,可以呼救,但壞就壞在,他們全部都被薛洋提前把舌頭割斷了。每一具尸體的嘴邊,都淌著或溫熱或干涸的鮮血。

    雖然曉星塵看不見,但霜華會為他指引尸氣,加上這些村民沒了舌頭,只能發出極其類似走尸的怪嚎,因此他毫不懷疑,自己所殺的就是走尸。

    而且要讓一整個村的村民都中尸毒,除了薛洋的拿手好戲:大肆傳播尸毒粉,魏無羨想不起其他的途徑。

    一箭雙雕,借刀殺人。薛洋此人,歹毒。

    阿箐卻不懂得分辨,她所知甚為粗略,都是在曉星塵身邊學的,她也和曉星塵一樣,以為殺的是走尸,喃喃道:“這個壞東西,難道還真的在幫道長?”

    魏無羨心道:“你可千萬不要就這么相信了薛洋!”

    好在,阿箐的直覺非常敏銳,她雖然挑不出差錯,但本能地討厭薛洋,不能放心。因此,只要薛洋跟著曉星塵出去夜獵,她就悄悄尾隨。散人同屋相處,她也始終不放松警惕。

    一天夜里,冬風呼嘯,三個人都擠在小房間的爐子旁,阿箐吵著要聽故事。薛洋今晚十分不耐煩,道:“別吵了,再吵把你的舌頭打個結!”

    阿箐根本不聽他的,道:“道長,我要聽故事!”

    曉星塵道:“我小時候都沒人跟我講故事,怎么講給你聽?”

    阿箐糾纏不休,在地上打滾,曉星塵道:“好吧,那我跟你講一座山上的故事?!?br />
    阿箐道:“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廟?”

    曉星塵道:“不是,從前有一座不知名的仙山,山上住著一個仙人,仙人收了很多徒弟,但是不許徒弟下山?!?br />
    魏無羨心道:“抱山散人?!?br />
    阿箐道:“為什么不許下山?”

    曉星塵道:“因為仙人自己就是不懂山下的世界,所以才躲到山上來的。她對徒弟說,如果你們要下山,那么就不必回來了,不要把外界的紛爭帶回山中?!?br />
    阿箐道:“那怎么憋得???肯定有徒弟忍不住要溜下山玩兒的?!?br />
    曉星塵道:“是的。第一個下山的,是一個很優秀的弟子。他剛下山的時候,因為本領高強,人人敬佩稱贊,他也成了正道中的仙門名士。不過后來,不知遭遇了什么,性情大變,突然變成了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被人亂刀砍死?!?br />
    延靈道人。

    他這位師伯究竟在下山入世之后,遭遇何事,以致性情大變,至今成謎??峙陆窈笠膊粫腥酥懒?。

    曉星塵道:“第二個徒弟,是一位也很優秀的女弟子?!?br />
    魏無羨胸中一熱。

    藏色散人。

    阿箐道:“漂亮嗎?”曉星塵道:“不知道,據說是很漂亮的?!卑Ⅲ涞溃骸澳撬律胶笠欢ê芏嗳硕枷矚g她,都想娶她!然后她一定嫁了個大官!不對,不是大官,是大家主?!?br />
    曉星塵笑道:“你猜錯了,她嫁了一位大家主的仆人?!?br />
    阿箐道:“我不喜歡。優秀又漂亮的仙子怎么會看得上仆人,這種故事太俗氣了,都是那些窮縗貴酸書生意|淫出來的。然后呢?”

    曉星塵道:“然后帶著那位仆人一起遠走高飛了,在一次夜獵中失手喪生?!?br />
    阿箐呸道:“這是什么故事,嫁了個仆人就算了,還死了!我不聽啦!”魏無羨心道:“幸好曉星塵沒接著跟她講,這兩位還生了個人人喊打的大魔頭,否則她就要呸到我頭上來了?!?br />
    曉星塵無奈道:“一開始就說了,我不會講故事?!?br />
    薛洋忽然道:“那我講個怎么樣?從前,有一個小孩子,這個小孩子很喜歡吃甜的東西,但是又常常吃不到。有一天,他坐在一個臺階前,不知道該干什么。臺階對面有一家店鋪,有個男人坐在里面吃東西,等人??吹竭@個小孩子,招手叫他過去?!?br />
    這個故事的開頭比曉星塵那個老套到家的吸引人多了。阿箐若是有一雙兔子耳朵,此刻必然豎起來了。薛洋繼續道:“這個小孩子懵懵懂懂,見有人對他招手,就跑了過去。那個男人指著桌子上的一盤點心對他說:想不想吃?小孩子當然很想吃,點頭,他就給了這個小孩子一張紙:想吃的話,就把這個送到某地的一間房去,送完我就給你。

    “小孩很高興,他跑一通可以得到一碟點心,而這一碟點心是他自己掙來的。

    “他不識字,拿了紙就往指定的某地送去,開了門,出來一個彪形大漢,接了紙,一掌打得他滿臉鼻血,揪著他的頭發,問:誰叫你送這種東西過來的?”

    魏無羨心道:“這小孩一定就是薛洋自己。想不到他現在這么精明,小時候卻這么傻,人家叫他送一張紙他就去送。那紙上寫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話。那男的和這個大漢有什么仇怨,他自己不敢當面去罵,便叫路邊一個小童去送信。猥瑣?!?br />
    薛洋繼續道:“他心中害怕,指了方向,那個彪形大漢一路提著他的頭發走回那家店,那個男人早就跑了。而桌子上沒吃完的點心也被店里的伙計收走了。那個大漢大發雷霆,把店里的桌子掀飛了好幾張,罵罵咧咧走了。

    “小孩很著急。他跑了一通,挨了打,還被人提了一路的頭發,頭皮都快被人揪掉了,吃不到點心那可不行。他問伙計:我的點心呢?“

    薛洋笑吟吟地道:“伙計被人砸了店,心里正窩火。幾耳光把他扇出了門,扇得他耳朵里嗡嗡作響。爬起來走了一段路,你們猜怎么著?這么巧,又遇到了那個叫他送信的男人?!?br />
    到這里,他就不往下講了。阿箐聽得正出神,道:“然后呢?怎么樣了?”

    薛洋嘿然道:“還能怎么樣?還不多被打幾下、踢幾腳?!?br />
    阿箐道:“這是你吧?愛吃甜的,肯定是你!你小時候怎么這樣子!要是換了我,我呸呸呸先吐口水,再打打打……”她手舞足蹈,曉星塵道:“好了,睡覺吧?!?br />
    阿箐被他抱進棺材里,還在氣憤憤地道:“哎呀!你們兩個的故事真是氣死我了!一個是無聊的氣死人,一個是討厭的氣死人!那個叫人送信的男人真討厭!”

    曉星塵道:“后來真的只是踢了幾腳、打了幾下?”

    薛洋道:“你猜?你的故事不也沒接著說下去嗎?”

    曉星塵道:“無論后來發生了什么,既然現在的你尚且可算安好,便不必太沉郁于過去?!?br />
    薛洋道:“我并沒有沉郁于過去。只是那個小瞎子天天偷我的糖吃,把它們吃完了,讓我忍不住又想起了以前吃不到的時候?!?br />
    阿箐用力踢了踢棺材,表示抗議,她根本沒有吃多少。曉星塵似乎笑了笑,道:“都休息吧?!?br />
    他一個人出門夜獵。今晚薛洋沒有跟出去,阿箐便也安然躺在棺材里不動,然而一直睜眼睡不著。

    天光微亮之時,曉星塵悄無聲息的進了門。

    他路過棺材時,將手伸了進來。阿箐閉眼裝睡,等他走了,她才睜眼。只見稻草枕旁,放著一顆小小的糖果。

    她探出個頭,向宿房里望去。薛洋坐在桌邊,不知在想什么。

    一顆糖靜靜地臥在桌子的邊緣。

    圍爐夜話那晚過后,曉星塵每天都會給他們兩個人發一顆糖吃。阿箐和薛洋之間,也保持著一種微妙的和平。

    這天,阿箐又在街上裝瞎子玩。這個游戲她玩了一輩子,百玩不厭。正敲著竹竿走來走去,忽然,有個聲音從身后傳來:“小姑娘,若是眼睛看不見,便不要走這么快?!?br />
    這是個年輕男子的聲音,聽起來有幾分冷淡。阿箐一回頭,只見一個身形高挑的黑衣道人,站在她身后幾丈之處,身背長劍,臂挽拂塵,衣袂飄飄,立姿極正,很有幾分清傲孤高之氣。

    這張臉,正是宋嵐。

    阿箐歪了歪頭,宋嵐已走了過來,拂塵搭上她的肩,將她引到一邊,道:“路旁人少?!?br />
    魏無羨心道:“真不愧是曉星塵的好友。所謂好友,必然是兩個心性為人相近的人?!卑Ⅲ鋼溥暌恍?,道:“阿箐謝謝道長!”

    宋嵐收回拂塵,重新搭在臂彎中,掃了她一眼,道:“不要瘋玩,此地陰氣重,日落后勿流連在外?!?br />
    阿箐道:“好!”

    宋嵐點了點頭,繼續朝前走,攔住了一個行人,道:“請留步。請問,這附近可有人看到過一位負劍的盲眼道人?”

    阿箐立刻轉過頭,留神細聽。那行人道:“我不太清楚,道長您要不到前面找人去問?!?br />
    宋嵐道:“多謝!”

    阿箐敲著竹竿走去,道:“這位道長,你找那位道長做什么呀?”

    宋嵐霍然轉身:“你見過此人?”

    阿箐道:“我好像見過,又好像沒見過?!?br />
    宋嵐道:“如何才能見過?”

    阿箐道:“你回答我幾個問題,我說不定就見過了。你是那位道長的朋友嗎?”

    宋嵐怔了怔,半晌,才道:“……是?!?br />
    魏無羨心想:“他為何猶豫?”

    阿箐也覺得他答得勉強,心中起疑,又道:“你真的認識他嗎?那位道長多高?是美是丑?劍是什么樣的?”

    宋嵐立即道:“身量與我相近,相貌甚佳,劍鏤霜花?!?br />
    見他答得分毫不差,又不像個壞人,阿箐便道:“我知道他在哪里,道長你跟我走吧!”

    宋嵐此時應奔走尋找好友多年,失望無數次,此時終于得到音訊,持著拂塵的手抖得連阿箐都能看的清清楚楚。他勉力維持鎮定道:“……有……有勞……”

    阿箐將他引到了義莊附近,宋嵐卻遠遠地定在了原地。阿箐道:“怎么啦?你怎么不過去?”

    不知為何,宋嵐臉色蒼白至極,像是很想進去,卻又不敢。剛才那副清高的模樣早不知丟到哪里去了,魏無羨心道:“莫不是近鄉情怯?”

    好容易他要進去了,豈知,一個悠悠的身形先他一步,晃進了義莊大門。

    一看清那個身形,剎那間,宋嵐的臉從蒼白轉為鐵青!

    義莊內有一陣笑聲傳出,阿箐哼道:“討厭,他回來了?!?br />
    宋嵐道:“他是誰?為什么他會在這里?”

    阿箐哼哼唧唧道:“一個壞家伙。又不說名字,誰知道他是誰?是道長救回來的。整天纏著道長,討厭死了!”

    宋嵐滿面驚怒交加,驚疑不定。片刻之后,道:“別作聲!”

    兩人無聲無息走到義莊外,一個站在窗邊,一個伏在窗下。只聽義莊里,曉星塵道:“今天輪到誰?”

    薛洋道:“咱們今后不輪流著來怎么樣?換個法子?!?br />
    曉星塵道:“輪到你了就有話說。換什么法子?”

    薛洋道:“這里有兩根小樹枝。抽到長的就不去,抽到短的就去。怎么樣?”

    靜默片刻,薛洋哈哈道:“你的短,我贏了,你去!”

    曉星塵無可奈何道:“好吧,我去?!?br />
    他似乎站起了身,要朝門外走去。魏無羨心道:“很好,快出來,只要他一出來,宋嵐拉著他就跑最好!”

    誰知,沒走幾步,薛洋道:“回來吧。我去?!?br />
    曉星塵道:“怎么又肯去了?”

    薛洋也起了身,道:“你傻嗎?我剛才騙你的。我抽到的是短的,只不過我早就還藏著另外一根最長的小樹枝,無論你抽到哪一只,我都能拿出更長的。欺負你看不見而已?!?br />
    取笑了曉星塵幾句,他甚是悠閑地提著個籃子出了門。阿箐抬起頭,望著整個人都在發抖的宋嵐,像是不解他為什么這么憤怒。宋嵐示意她噤聲,兩人悄無聲息地走遠了,他才開始詢問阿箐:“這個人,星……那位道長是什么時候救的?”

    聽他語氣凝重,阿箐明白非同小可,道:“救好久了,快幾年了?!?br />
    宋嵐道:“他一直不知道這人是誰?”

    阿箐道:“不知道?!?br />
    宋嵐道:“他在那位道長身邊,都做了些什么?”

    阿箐道:“耍嘴皮子,欺負我嚇唬我。還有,跟道長一起夜獵?!?br />
    宋嵐眉峰一凜,也是覺得薛洋必然不會那么好心:“夜獵什么?你可知?”

    阿箐不敢大意,道:“以前有一段時間經常獵走尸,現在沒了,獵的都是一些陰魂、牲畜作怪什么的?!?br />
    宋嵐仔細盤問,似乎總也覺得哪里不對勁,但就是揪不出端倪。他道:“那位道長和他關系很好嗎?”

    阿箐盡管很不愿意承認,但還是交待道:“我感覺道長一個人不是很開心……好不容易有個同行……所以,好像他挺喜歡聽那個壞家伙說俏皮話……”

    宋嵐的臉上,一片陰云密布,又是憤怒,又是不忍。只有一個訊息,清清楚楚:

    絕不能讓曉星塵知道此事!

    他道:“不要告訴他多余的事?!?br />
    說罷,沉著臉朝薛洋離去的方向追去。阿箐道:“道長,你是不是要去打那個壞東西?”

    宋嵐已追出很遠。魏無羨心道:“豈止是要打,他是要活剮了薛洋!”

    薛洋是提著菜籃子出門的,阿箐知道他會走哪條路買菜,抄了近路,穿過一片樹林,一路飛奔如風,胸口怦怦狂跳。追了一陣,在前方看到了薛洋的身影。他單手提著一只籃子,籃子塞了滿滿的青菜、蘿卜、饅頭等,懶洋洋地邊走邊打呵欠,看來是買菜回來了。

    阿箐慣會藏匿偷聽,鬼鬼祟祟伏在林子旁的灌木叢里,跟著他一起走。忽然,宋嵐冷冷的聲音從前方傳來:“薛洋?!?br />
    就像是被人迎面潑了一盆冷水,又或是被人從睡夢中扇了一耳光驚醒,薛洋的臉色霎時變得難看無比。

    宋嵐從一顆樹后轉了出來,長劍已拔出,握在手中,劍尖斜指地面。

    薛洋佯作驚訝:“哎呀,這不是宋道長嗎?稀客啊。來蹭飯?”

    宋嵐挺劍刺來,薛洋袖中刷的抖出降災,擋了一擊,后退數步,將菜籃子放在一顆樹旁,道:“臭道士,老子心血來潮出來買一次菜,你他媽就來煞風景!”

    宋嵐劍術比薛洋精,又挾著一股狂怒,招招逼命,低喝道:“說!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蜮伎倆!接近曉星塵這么久到底想干什么!”

    薛洋笑道:“我說宋道長怎么還留了一手,原來是要問這個?!?br />
    宋嵐怒喝:“說!你這種渣滓,會這么好心幫他夜獵?!”

    劍氣嚓面而過,薛洋臉上劃出一道傷口,他也不驚,道:“宋道長竟然這么了解我!”

    這兩人一個是道門正宗的路子,一個是殺人放火練出的野路子,宋嵐的劍法明顯比薛洋要精,他一劍刺穿了薛洋的手臂:“說!”

    若不是這件事實在叫人不安,非問個清楚不可,恐怕他這一劍刺的就不是手臂,而是脖子。薛洋中劍,面不改色道:“你真要聽?我怕你會瘋了。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最好?!?br />
    宋嵐冷冷地道:“薛洋,我對你耐心有限!”

    “當”的一聲,薛洋把朝他眼睛刺來的一劍格開,道:“好吧,這是你非要聽的。你知道,你那位好道友、好知交,干了什么嗎?他殺了很多走尸。斬妖除魔,不求回報,好令人感動。他雖然把眼睛挖給你,成了個瞎子,但是好在霜華會自動為他指引尸氣。更妙的是,我發現只要割掉那些中了尸毒的人的舌頭,讓他們無法說話,霜華也分不出活尸和走尸,所以……”

    他解釋得詳細無比,宋嵐從手到劍都在發抖:“你這個畜生……禽獸不如的畜生……”

    薛洋道:“宋道長,有時候我覺得呢,你們這樣有教養的人罵起人來很吃虧,因為反反復復就是那幾個詞,毫無新意,毫無殺傷力。我七歲就不用這兩個詞罵人了?!?br />
    宋嵐怒不可遏,又是一劍,刺向他喉嚨:“你欺他眼盲,騙得他好苦!”

    這一劍又快又狠,薛洋堪堪避過,還是被刺穿了肩胛。他仿佛沒感覺似的,眉頭都不皺一下,道:“他眼盲?宋道長,你可別忘了,他眼盲是因為把眼睛挖給了誰???”

    聞言,宋嵐面色和動作都一僵。

    薛洋又道:“你是用什么立場來譴責我的?朋友?你好意思說自己是曉星塵的朋友嗎?哈哈哈哈宋道長,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一下,我屠了你那個道觀之后,你對曉星塵是怎么說的?他擔心你要來幫你,你對著他,當時是什么神情?”

    宋嵐心神大亂,道:“我!我當時……”

    薛洋把他的話堵了回去:“你當時正悲憤?正傷心?正愁沒處撒火?所以遷怒?說句公道話,我屠你的觀,確實是因為他。你遷怒于他也是情有可原,而且正中我下懷?!?br />
    句句命中要害!

    薛洋出劍越來越從容,也越來越陰狠刁鉆,已隱隱占了上風,宋嵐卻渾然不覺。薛洋手上和口頭都步步緊逼,道:“唉!分明是你自己說的‘從此不必再見’,現在又為何跑來?曉星塵道長,你說是不是?”

    聞言,宋嵐一怔。這種低級的騙術也會上當,只能說他這時候真的已經徹底被薛洋打亂了心神和步伐。薛洋哪會放過這等絕妙機會,揚手一揮,尸毒粉漫天灑落。

    宋嵐從沒見識過這種經人提煉的尸毒粉,一撒之下,吸進了好幾口,立刻知道糟糕,連連咳嗽。而薛洋的降災早已等待多時,劍尖寒光一閃,猛地竄入了他口中!

    剎那間,魏無羨眼前一片黑暗。是阿箐嚇得閉上了眼睛。

    但他明白,宋嵐的舌頭,就是在這個時候被降災斬斷的。

    那聲音太可怕了。

    阿箐的兩個眼眶熱了,但她死死咬住牙,沒發出一點聲音,又哆哆嗦嗦睜開了眼。宋嵐用劍勉強撐著身體,另一只手捂口,鮮血源源不斷地從指縫中涌出。

    突遭薛洋暗算,被割去了舌頭,宋嵐現在痛得幾乎行走不得,然而,他還是將劍從地上拔|出,踉蹌著朝薛洋刺去。薛洋輕輕松松閃身避過,滿面詭笑。

    下一刻,魏無羨就知道,他是為什么露出這種笑容了。

    霜華的銀光,從宋嵐的胸口刺入,從他的后背透出。

    宋嵐低頭,看著自己穿過了自己心臟的劍鋒,再慢慢抬頭,看到了握著劍,面色平和的曉星塵。

    曉星塵渾然不覺,道:“你在嗎?”

    宋嵐無聲地動了動嘴唇。

    薛洋笑道:“我在。你怎么來了?”

    曉星塵抽出了霜華,收劍回鞘,道:“霜華有異,我順指引來看看?!彼娴溃骸耙呀浐芫脹]在這附近見過走尸了。還是落單的一只。是從別的地方過來的?”

    宋嵐慢慢地跪在了曉星塵面前。

    薛洋居高臨下看著他,道:“是的吧。叫的好兇?!?br />
    這個時候,只要宋嵐把他的劍遞到曉星塵手里,曉星塵就會知道他是誰了。知交好友的劍,他一摸便知。

    可是,宋嵐已經不能這么做了。把劍遞給曉星塵,告訴他,他親手所殺者是誰?

    薛洋就是算準了這一點,因此有恃無恐。他道:“走吧,回去做飯。餓了?!?br />
    曉星塵道:“菜買好了?”

    薛洋道:“買好了?;貋淼穆飞嫌龅竭@么個玩意兒,真晦氣?!?br />
    曉星塵先行一步,薛洋隨手拍了拍自己肩上、手臂上的傷口,重新提起籃子,路過宋嵐面前,微微一笑,低下頭,對著他道:“沒你的份?!?br />
    等薛洋走出好遠好遠,估計已經和曉星塵一起回到義莊了,阿箐才從灌木叢后站了起來。

    她蹲了太久,腿都麻了,杵著竹杖一拐一瘸,戰戰兢兢走到宋嵐跪立不倒、已然僵硬的尸體前。

    宋嵐死不瞑目,阿箐被他睜得大大的眼睛嚇得一跳,然后又看到從他口中涌出的鮮血,順著下頜流滿了衣襟、地面,眼淚從眼眶里大顆滑落。

    阿箐害怕地伸出手,幫宋嵐把雙眼合上,跪在他面前,合起手掌道:“這位道長,你千萬不要怪罪我、怪罪那位道長。我出來也是死,只能躲著,沒法救你。那位道長他是被那個壞東西騙了,他不是故意的,他不知道殺的是你??!”

    她嗚嗚咽咽地道:“我要回去了,你在天之靈,千萬要保佑我把曉星塵道長救出來,保佑我們逃出那個魔頭的掌心,讓那個活妖怪薛洋不得好死、碎尸萬段、永世不得超生!”

    說完拜了幾拜,磕了三個響頭,用力抹了幾把臉,站起身來給自己鼓了幾把勁,朝義城走去。

    她回到義莊的時候,天色已晚,薛洋坐在桌邊削蘋果,把蘋果都削成了兔子形狀,看起來心情甚好。任何人看到他,都會覺得這是一個頑皮的少年郎,而絕想不到他剛才做了什么事。曉星塵端了一盤青菜出來,聞聲道:“阿箐,今天到哪里玩去了?這么晚才回來?!?br />
    薛洋瞥了她一眼,忽然眼底精光一閃,道:“怎么回事,她眼睛都腫了?!?br />
    曉星塵走過來道:“怎么啦?誰欺負你了?”

    薛洋道:“欺負她?誰能欺負她?”

    他雖然笑容可掬,但明顯已起了疑心。突然,阿箐把竹竿一摔,放聲大哭起來。

    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上氣不接下氣,撲進曉星塵懷里道:“嗚嗚嗚,我很丑么?我很丑么?道長你告訴我,我真的很丑么?”

    曉星塵摸摸她的頭,道:“哪里,阿箐這么漂亮。誰說你丑了?”

    薛洋嫌棄道:“丑死了,哭起來更丑?!?br />
    曉星塵責備他:“不要這樣?!?br />
    阿箐哭得更兇了,跺腳道:“道長你又看不到!你說我漂亮有什么用?肯定是騙我的!他看得到,他說我丑,看來我是真丑了!又丑又瞎!”

    她這樣一鬧,兩人自然都以為她今天在外面被不知哪里的小孩罵了“丑八怪”、“白眼瞎子”之類的壞話,心里委屈。薛洋不屑道:“說你丑你就回來哭?你平時的潑勁兒上哪里去了?”

    阿箐道:“你才潑!道長,你還有錢嗎?”

    頓了頓,曉星塵略窘迫地道:“嗯……好像還有?!?br />
    薛洋插嘴道:“我有啊,借給你?!?br />
    阿箐啐道:“你跟我們一起吃住了這么久,花你點錢你還要借!縗鬼!道長,我要去買讓自己變漂亮的東西。你陪我好不好?”

    魏無羨心道:“原來是想把曉星塵引出去??梢茄ρ笠?,那該如何是好?”

    曉星塵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我又不能幫你看適不適合?!?br />
    薛洋又插嘴道:“我幫她看?!?br />
    阿箐跳起來差點撞到曉星塵下巴:“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你陪,我才不要他跟著。他只會說我丑!叫我小瞎子!”

    她時不時無理取鬧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兩人都習以為常。薛洋賞了她一個鬼臉,曉星塵道:“好吧,明天如何?!?br />
    阿箐道:“我要今晚!”

    薛洋道:“今晚出去,市集都關門了,你上哪兒買?”

    阿箐無法,只得道:“好吧!那就明天!說好了的!”

    一計不成,再吵著要出去,薛洋一定又會起疑心,阿箐只得作罷,坐在桌邊吃飯。方才一段,她雖然表演的與平時一模一樣,十分自然,但她的小腹始終是緊繃的,十分緊張,直到此刻,拿碗的手還有些發抖。薛洋就坐在她左手邊,斜眼掃她,阿箐的小腿肚又緊繃起來,她害怕的吃不下,但是剛好裝作氣得吃不下,吃一口吐一口,用力戳碗,喃喃地細碎罵道:“死賤人,臭丫頭,我看你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賤人!”

    其余兩人聽她一直罵那個并不存在的“臭丫頭”,薛洋直翻白眼,曉星塵則道:“不要浪費糧食?!?br />
    薛洋的目光便從阿箐這邊挪開,轉到對面的曉星塵臉上去了。魏無羨心道:“小流氓能把曉星塵模仿的那么神似,也不是沒有道理的,畢竟每天都相對而坐,有的是機會細細揣摩?!?br />
    曉星塵卻對投射在他臉上的兩道目光渾然不覺。說到底,這間屋子里,真正瞎了的人,只有他一個而已。

    吃完之后,曉星塵收拾了碗筷進去,薛洋忽然叫她:“阿箐?!?br />
    阿箐的心猛地一提,連魏無羨都感覺到了她炸開的頭皮。

    她道:“叫我干嘛?”

    薛洋微笑道:“不干嘛,就是教教你,下次被罵該怎么辦?!?br />
    阿箐道:“哦,你說啊,怎么辦?”

    薛洋道:“誰罵你丑,你就讓她更丑,臉上劃個十七八刀,讓她比你更丑,這輩子都不敢出門見人。誰罵你瞎子,你就把竹竿一頭削尖,往她兩只眼睛里各戳一下,讓她也變成個瞎子,你看她還敢不敢嘴賤?”

    阿箐毛骨悚然,只裝作以為他在嚇唬自己,道:“你又唬我!”

    薛洋哼道:“你就當是唬你吧?!闭f完,把裝著兔子蘋果的盤子往她面前一推:“吃吧?!?br />
    看著那一盤玉雪可愛、紅皮金肉的小兔子蘋果,陣陣惡寒蔓延上阿箐和魏無羨的心頭。

    第二日,阿箐一大早就吵著讓曉星塵帶她出去買漂亮衣服和胭脂水粉。薛洋不滿道:“你們走了,那今天的菜又是我買?”

    阿箐道:“你買一買又怎樣?道長都買了多少回了!”

    薛洋道:“是是是。我去買。我現在就去?!?br />
    待他出門,曉星塵道:“阿箐,你還沒準備好嗎?能走了嗎?”

    阿箐確定薛洋已經走遠,這才進來,關上門,聲音發顫地問道:“道長,你認不認識,一個叫薛洋的人?”
  • 背景:                 
  • 字號:   默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