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ChineseHDXXXX宾馆tube_2021乱码精品1区2区3区_飘雪在线观看影院_无vip无广告看电视的软件
當前位置:

第15章 雅騷第四 5

墨香銅臭Ctrl+D 收藏本站

    魏無羨是個很會給自己找樂子的人,尤其擅長苦中作樂。既然沒有別的東西可玩,那就只好玩藍忘機了。

    他道:“忘機兄?!?br />
    藍忘機巋然不動。

    魏無羨道:“忘機?!?br />
    聽若未聞。

    魏無羨:“藍忘機?!?br />
    魏無羨:“藍湛!”

    藍忘機終于停筆,目光冷淡地抬頭望他。魏無羨往后一躲,舉手作防御狀:“你不要這樣看我。叫你忘機你不答應,我才叫你名字的。你要是不高興,也可以叫我名字叫回來?!?br />
    藍忘機道:“把腿放下去?!?br />
    魏無羨坐姿極其不端,斜著身子,支著腿。見終于撩得藍忘機開口,一陣守得云開見月明的竊喜。他依言把腿放了下去,上身卻不知不覺又靠近了些,胳膊壓在書案上,依舊是個不成體統的坐姿。他嚴肅地道:“藍湛,問你個問題。你——是不是真的很討厭我?”

    藍忘機垂下眼睫。魏無羨忙道:“別呀。說兩句又不理人了。我要跟你認錯,向你道歉。你看看我?!?br />
    頓了頓,他道:“不看我?也行,那我自己說了。那天晚上,是我不對。我錯了。我不該翻墻,不該喝酒,不該跟你打架??晌野l誓!我不是故意挑釁你,我真沒看你家家規。江家的家規都是口頭說說,根本沒有寫下來的。不然我肯定不會?!笨隙ú粫斨愕拿婧韧昴且粔熳有?,我揣懷里帶回房去偷偷喝,天天喝,分給所有人喝,喝個夠。

    魏無羨又道:“而且咱們講講道理,先打過來的是誰?是你。你要是不先動手,咱們還能好好說話,說清楚咂??扇思掖蛭?,我是非還手不可的。這不能全怪我。藍湛你在聽沒有?藍公子,藍二哥哥,賞個臉唄,看看我?!?br />
    藍忘機眼也不抬,道:“多抄一遍?!?br />
    魏無羨身子一歪:“別這樣。我錯了嘛?!?br />
    藍忘機毫不留情地揭穿他:“你根本毫無悔過之心?!?br />
    魏無羨毫無尊嚴地道:“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你要我說多少遍都行。跪下說也行啊?!?br />
    藍忘機擱了筆,魏無羨還以為他終于忍無可忍要揍自己了,正想嘻嘻拋個笑臉,卻忽然發現上唇和下唇像被粘住一般,笑不出來了。他臉色大變,奮力道:“唔?唔唔唔!”

    藍忘機閉上眼,輕輕吐出一口氣,睜開雙眼,又是一派神色平靜,重新執筆,仿佛什么事也沒發生。魏無羨早聽過藍家禁言術的可恨,心中偏不信這個邪??蓳v騰半晌,嘴角都撓紅了,無論如何都張不開。片刻之后,他筆走如飛,扔了張紙過去。藍忘機看了一眼,道:“無聊?!比嘧饕粓F扔了。

    魏無羨氣得癱在席子上打了個滾,爬起來又重新寫了一張,拍到藍忘機面前,又被揉作一團,扔了。

    這禁言術直到他抄完才解開。第二天來藏書閣,前天被扔得滿地的紙團都被人收走了。

    魏無羨向來好了傷疤忘了疼,頭天剛吃了禁言的虧,坐得兩刻又嘴癢難耐。不知死活地剛開口說了兩句,再次被禁言。不能開口他就在紙上胡亂涂鴉,塞到藍忘機那邊,再被揉成一團扔到地上。第三天依舊如此。屢屢被禁言的后果,便是魏無羨沒空閑扯摸魚,原本要抄一個月的分量,竟然七天就快抄完了。

    第七天,便是面壁思過的最后一天。今日的魏無羨卻有些異樣。他來姑蘇這一陣,佩劍天天東扔西落,從不見他正經背過,這天卻拿來了,啪的一下壓在書案旁。更是一反百折不饒、百般騷擾藍忘機的常態,一語不發,坐下就動筆,聽話得近乎詭異。

    藍忘機沒有理由給他施禁言術,反而多看了他兩眼,仿佛不相信他忽然老實了。果然,坐得不久,魏無羨故病重犯,送了一張紙過來,示意他看。

    藍忘機本以為又是些亂七八糟的無聊字句,可鬼使神差地一掃,竟是一副人像。正襟危坐,倚窗靜讀,眉目神態惟妙惟肖,正是自己。

    魏無羨見他目光沒有立刻移開,嘴角勾起,沖他挑了挑眉,一眨眼。不必言語,意思顯而易見:像不像?好不好?

    藍忘機緩緩道:“有此閑暇,不去抄書,卻去亂畫。我看你永遠也別想解禁了?!?br />
    魏無羨吹了吹未干的墨痕,無所謂地道:“我已經抄完了,明天就不來了!”

    藍忘機拂在微黃書卷上的修長手指似乎滯了一下,這才翻開下一頁,竟也沒有禁他的言。魏無羨見耍不起來,把那張畫輕飄飄一扔,道:“送你了?!?br />
    畫被扔在席子上,藍忘機沒有要拿的意思。這些天魏無羨寫來罵他、討好他、向他認錯、信筆涂鴉的紙張全都是如此待遇,他習慣了,也不在意,忽然道:“我忘了,還得給你加個東西?!?br />
    說完他撿紙提筆,三下添了兩筆,看看畫,再看看真人,笑倒在地。藍忘機擱下書卷,掃了一眼,原來他在畫上自己的鬢邊加了一朵花。

    他嘴角似乎抽了抽。魏無羨爬起來,搶道:“‘無聊’是吧,我就知道你要說無聊。你能不能換個詞?或者多加兩個字?”

    藍忘機冷然道:“無聊至極?!?br />
    魏無羨拍手:“果然加了兩個字。謝謝!”

    藍忘機收回目光,拿起方才擱在案上的書,重新翻開。只看了一眼,便如被火舌舐到一般扔了出去。

    他原本看的是一本古籍,可剛才翻開那一掃,入眼的竟全都是赤條條的交纏人影,不堪入目。他原先看的那一冊竟被人掉包成了一冊書皮偽裝成正經書的春|宮圖。

    不用腦子想也知道是誰干的好事,一定是某人趁給他看畫移開注意力時下的手。何況魏無羨還在那里拍桌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本書被扔到地上,藍忘機如避蛇蝎,剎那退到了藏書閣的角落,怒極而嘯:“魏嬰——!”

    魏無羨笑得幾乎滾到書案下,好容易舉起手:“在!我在!”

    藍忘機倏地拔出避塵劍。自見面以來,魏無羨還從沒見過他這么失態的模樣,忙一把抓過自己的佩劍,劍鋒亮出鞘三分,提醒道:“儀態!注意儀態!我今天也是帶了劍的,你家藏書閣還要不要啦!”他早料到藍忘機會惱羞成怒,特地背了劍來自衛,避免被藍忘機一怒之下失手捅死。藍忘機劍鋒對準他,那雙淡色的眼睛里幾乎要噴出火來:“你是個什么人!”

    魏無羨道:“我還能是個什么人。男人!”

    藍忘機痛斥:“不知羞恥!”

    魏無羨道:“這事也要羞一羞?你別告訴我你從來沒看過這種東西。我不信?!?br />
    藍忘機虧就虧在不會罵人,憋了半晌,揚劍指他,滿面寒霜:“你出去。我們打過?!?br />
    魏無羨連連搖頭:“不打不打。云深不知處禁止私斗?!彼毂蝗映鋈サ哪潜緯?,藍忘機一步搶上,奪在手里。魏無羨心中一轉,猜到他要拿這證據去告發他,故意道:“你搶什么?我還以為你不看了。又要看了?要看也不用搶,本來就是借給你看的?!?br />
    藍忘機整張臉都白了,一字一句道:“我、不、看?!?br />
    魏無羨繼續扭曲是非:“你不看那你搶它干什么?私藏?這可不行,我找人家借的,你看完了要還回去的……哎哎哎別過來,有話好說。你不會是想上交吧?交給誰?交給老……交給你叔父?藍二公子,這種東西能交給族中長輩看嗎?他肯定會懷疑你自己先看過了,那才是羞恥!”

    藍忘機靈力灌入右手,書冊裂為千萬片碎末,紛紛揚揚,自空中落下。魏無羨見已成功激得他毀尸滅跡,安了心,故作惋惜:“暴殄天物!”又拈了一片落在頭發上的碎紙,舉給藍忘機看:“藍湛你什么都好,就是喜歡亂扔東西。你說說,這些天你扔了多少紙團在地上了?今天扔紙團你都不過癮了,玩兒撕紙。你撕的,你自己收拾。我可不管?!碑斎?,他也從沒管過。

    藍忘機忍了又忍,終于忍無可忍,怒喝道:“滾!”

    魏無羨道:“好你個藍湛,都說你是皎皎君子澤世明珠,最明儀知禮不過,原來也不過如此。云深不知處禁止喧嘩你不知道嗎?還有你竟然叫我‘滾’。你是不是第一次對人用這種詞……”藍忘機拔劍朝他刺去。魏無羨忙跳上窗臺:“滾就滾。我最會滾了。不用送我!”

    他跳下藏書閣,瘋子一般橫沖直撞。躥入樹林,早有一群人在里面等著他。聶懷桑道:“怎么樣。他看了沒有?什么表情?”

    魏無羨道:“什么表情?嘿!他剛才吼那么大聲,你們沒聽到嗎?”

    有人一臉崇敬之情:“聽到啦,他讓你滾!魏兄,我第一次聽到藍忘機叫人‘滾’!你怎么做到的?”

    魏無羨滿面春風得意:“可喜可賀,我今天就幫他破了這個禁??匆娏税?,藍二公子為人所稱道頌揚的涵養與家教,在本人面前統統不堪一擊?!?br />
    江澄黑著臉罵道:“你得意個屁!這有什么好得意的!被人喊滾是很光彩的事情嗎?真丟咱們家的臉!”

    魏無羨道:“我有心要跟他認錯的,他又不睬我。禁我這么多天的言,我逗逗他怎么了?可惜了懷桑兄你那一本珍品春|宮。我還沒看完,好精彩!藍湛此人真是不解風情,給他看他還不高興,白瞎那張臉?!?br />
    聶懷桑道:“不可惜!要多少有多少?!?br />
    江澄冷笑:“把藍忘機和藍啟仁都得罪透了,你明天等死吧!沒誰給你收尸?!?br />
    魏無羨擺擺手,去勾江澄的肩:“管那么多。先逗了再說。你都給我收尸這么多回了,也不差這一次?!?br />
    江澄一腳踹過去:“滾滾滾!下次干這種事情,不要讓我知道!也不要叫我來看!”
  • 背景:                 
  • 字號:   默認